首页 > 文章

取代高尔夫、德扑,掼蛋成金融人士新宠?

94
创头条

640.jpg

作者|史慧芳  

编辑|六耳

来源|创头条

最近,一张据传是博时基金25周年“巅峰对决 谁是掼君”的掼蛋比赛现场图在网上流传。

基金员工们没有盯着电脑看大盘,而是四人一组围桌而坐打“掼蛋”。

近几年,掼蛋大有取代打高尔夫、德州扑克成为金融圈人士的娱乐首选,眼下更成为创投圈募资流程中不可忽视的一项技能。

学会掼蛋,才能提高募资的丝滑度?

-1-

“掼蛋”大流行,募资社交化

上个月,梅花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在一场脱口秀中说:为了工作,为了募资,不得不学会了掼蛋。

前不久,在开往杭州的一列高铁上,有乘客在高铁上疯狂补课,学习掼蛋。据说她是一家机构募资负责人,这次是在拜访某地方LP的途中。

连中信证券也趋之若鹜,派发了“掼蛋礼盒”。这套礼盒中包括掼蛋扑克、攒蛋玩法指南等。

让一向高大上的金融圈拜倒在石榴裙下的掼蛋,到底是个啥来头?

掼蛋是一种源自苏北的游戏,由“跑得快”和“八十分”等扑克牌局演变而来,玩法与斗地主有些相似。目前在江苏和安徽等地较为流行。

据说,现在不少企业家、投资人、体制内人士也都爱玩掼蛋。

曾几何时,唱K、玩斗地主,是企业界和创投圈的大佬们饭后娱乐项目。自2015以来,德州扑克开始风靡起来。

到了2022年,为了更好地募资,诸多GP都去陪个人LP打高尔夫。

如今为了更好的贴近LP们的圈子和生活,GP又把掼蛋玩火了。

坊间流传,“饭前不掼蛋,等于没吃饭”。足见其风靡程度。

其实,掼蛋并非纯娱乐,而是跟桥牌一样,是国家体育主管部门认定的智力运动项目。

眼下掼蛋大有取代打高尔夫、国粹麻将,成为政商文通杀的“新社交工具”之势。

在创投圈也是如此。甚至有人开玩笑说,“这年头不会玩掼蛋都赚不到钱了?”

作为长三角尤其是江苏各地饭局前必不可少的智力运动项目,掼蛋可谓是社交的一块敲门砖。

对于想要前去募资的GP来说,了解人文环境并参与其中是饭桌上破冰的一项交流技巧。

而掼蛋之所以出圈,还要归功于当地庞大的LP群体。

据说江苏一带的投资人就非常爱打掼蛋,随之快速覆盖了大江南北的LP圈子。 

江苏的经济、产业、政策成熟,是全国创投机构的聚集地之一,地方LP数量多、出资活跃。

数据显示,4月份,江苏省机构LP出资位居全国第3位。从去年全年来看,江苏省LP出资次数超700笔,整体出资活跃度平均保持前三位。

在GP眼里,江苏省活跃的民营企业和地方引导基金数量多、出资持续性高,加上优越的地理位置和成熟的地方产业基础及政策配套措施,江苏必然是募资的首选地。

此外,位居长三角的上海、安徽等地,与江苏相邻,LP群体同样活跃。

对于一级市场从业者而言,无论是负责募资的合伙人,还是负责投资的投资经理,都需要频繁地出没在江浙沪,自然也成了饭桌“掼蛋局”的重要推动者。

关于掼蛋,有人总结说:

640.png

-2-

“掼蛋”有多流行,募资就有多难?

有人说,世界上最难的事情有两件:

一件是把你的思想装进有钱人的脑袋,另一件是把有钱人的钱装进你的池子。

2023年已然过半,对于每一个行业的从业者来说,今年过得都不太容易。

在外界眼中,创投圈被视为头顶光环的金融人。然而,这个群体也感受着行业的阵阵“凉意”。 

尤其是经过疫情三年,不少投资人要么被“优化”,要么被迫转赛道,加之国际经济环境影响,企业估值倒挂、LP募资凛冬,投资机构的日子并不好过。

640 (5).jpg

这两年,投资难,募资难,创业难都是不争的事实,创投圈高度内卷也成为了常态化。

连金融圈层顶部的知名投资人,如今都到了靠说脱口秀博眼球以获得更多优质项目的地步了。

吴世春在某投资人大会上大倒苦水:一级市场太难了。他说:“以前是投资人,现在成了‘脱口秀演员’。”

吴世春还表示,以前是募资美元,端个红酒杯,现在是募人民币。以前出差都是去北上广深,现在要去合肥、去赣州、去西安,去很多县城。

以前去募资,只要讲你的基金业绩就行了,现在必须一身才华,上知天文地理,下知国际形势。

另外,现在投资不仅要看项目,还要看创始人,且必须懂点技术。

随着硬科技成为投资圈的热门标的,超导、合成生物、ChatGPT、靶向医疗……投资人每天要学习新知识。

真懂还是假懂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样在募投的时候才有谈资,有共同话题。

这自然与创投圈的大环境息息相关。

今年以来,一级市场进入了近年来所未有过的动荡期:人民币基金募资空前困难,一向稳定的美元基金市场也遭遇了募资难……

数据显示,2023年一季度,国内VC/PE行业新募集基金数量和金额分别为1601支、3532.12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7.6%、33%。

投资端,市场节奏放缓,投资案例数共1722起,同比下降44.2%,投资金额为1300亿元人民币,早期投资更是下降超60%,硬科技仍为投资主线。

有创投圈人士谈到,面对招商的压力,有些地方国资LP要求GP带着储备项目清单来谈。面对面地过,哪些可以落地,哪些不能,然后再谈钱的事情。

此外,这两年一级市场大起大落,LP与GP之间的信任危机也很严重。

近期一级市场上就整出不少“怪象”,比如LP要求盲池基金签对赌、回购协议,中国VC草莽时代曾经流行过的这些骚操作又死灰复燃。

自去年以来,专项基金数量激增。相较于盲池基金,单项目基金规模较小,大概在5000万上下,只投资一个或几个项目的专项基金。

LP从最初的“人傻钱多”变成“精打细算”,这也是GP募资难、出资人更加谨慎的写照。 

-3-

募资开始围着政府LP转

今年,募资市场还出现了一个明显的变化,现在不少GP都去地方政府找钱。

过去两年,各地隔三差五就曝出百亿国有母基金/产业基金/政府引导基金成立,向全国招募GP的消息。

比如,江西省设立规模3000亿元的现代产业引导基金;重庆400亿母基金成立;武汉设立总规模500亿元的政府产业引导投资基金;四川南充成立20亿母基金……

国有资本在一级市场的渗透率在持续上升。政府引导基金占基金的规模比例为47.43%,如果加上央企、国企,整个占比达到了76%。

从去年新募基金看,100亿以上的规模,国有管理人占比94.7%;10亿-30亿规模、50亿-100亿规模,基本上占比是67%和77%;母基金里面,国有资本也占到80%。

从市到县国资LP竞相成立基金,令募资难的GP们趋之若鹜登门“拜访”。

国资LP需要项目,GP需要钱,双方各取所需。不过,想拿到国资LP的钱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

国资LP的诉求是利用政府资金撬动社会资本,发挥政府资金的杠杆放大效应,引导资本投资的方向,达到招商引资、促进当地产业发展等目的。

而GP是靠赚取基金管理费与投资收益生存,盈利能力居首位。

有人总结到,国资LP们对GP的诉求是“既要、又要、还要”。

有投资人士表示,他们希望GP既要有非常专业的投资能力,又要有良好的历史业绩,并且还要“懂政府”。所谓“懂政府”指的是返投能力或者招商能力。

所谓返投,是指引导基金要按照地方政府出资金额的一定比例投资到当地项目。大部分地区政府采用引导基金出资额或扣除一定比例管理费为计量基数,一般要求返投比例不低于1-2倍。

事实上,政府引导基金要求的返投比例高已是市场共识。而困于返投也是GP对国资LP又爱又恨的重要原因之一。

一边是蓬勃发展的万亿规模政府引导基金,一边是令越来越多GP焦头烂额的“募资难”,想让政府引导基金与市场完美融合,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END.

图片来源|网络

如果您还希望阅读更多深度内容,也可以关注直通北交所(ID:tobse666)官方公众号。从这里,一起走进北交所。

版权声明:直通北交所平台上除来源为“原创”的文章外,其余文章均来自所标注的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或来源方所有,且已获得相关授权,本平台不拥有其著作权,亦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本平台中有涉嫌侵权的内容,可联系客服进行举报,一经查实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0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评论区

快来抢沙发~~
  • 北证50
  • 科创板指
  • 创业板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