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阿里架构大调整背后:从一人说了算到六人合力干

130
创头条

1.jpg

拆解阿里巴巴变阵后六位新任CEO。

来源|AI蓝媒汇

ID:lanmeih001

作者|叶二

编辑|魏晓

3月28日,阿里巴巴宣布“1+6+N”组织变革,设立阿里云智能、淘宝天猫商业、本地生活、国际数字商业、菜鸟、大文娱六大业务集团和多家业务公司,实行各业务集团董事会领导下的CEO负责制,对各自经营结果负总责。

这是阿里巴巴成立24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组织变革。关于这次变革,业内关注和讨论最多的就是六大业务集团的未来。在“中台战略”主导的时代,阿里集团与六大业务之间更多是主从关系,人们对阿里这家公司的认知,是一张主席台下六个听令的将帅;“1+6+N”之后,主席台变成了圆桌会议,阿里巴巴的命运,将更多由这六大业务集团决定,尤其是掌控它们的6位CEO:张勇、戴珊、俞永福、蒋凡、万霖和樊路远。

此次组织变革全员信中提到,每一个阿里人都必须回归到一个创业者的状态再出发。这6位CEO的身份,也将从久经战阵的元勋宿将,变为从0到1的开路先锋。

张勇:脱下西装变身极客

4月11日的阿里云峰会,张勇首次以兼职阿里云智能集团CEO的身份对外亮相。这一次他一反常态地不再以西装革履示人,而是穿上了极客风的休闲夹克,还给AI时代下了一个极具技术范儿的强判断:未来所有产品都值得用大模型重做一遍。在阿里巴巴1+6+N全新架构之后,张勇作为阿里云CEO最先走入了新角色。

这是张勇人生中第三次重大的角色转换。第一次是在2008年,他以淘宝CFO的身份兼职淘宝商城,也就是后来的天猫的总经理。这一阶段,他一手打造了双十一购物节,一手做起了阿里的B2C业务。天猫和双十一的成功,不但造就了阿里,也改变了品牌对电商的认知,给中国所有的电商公司搭出了新舞台。担任COO后,他又成功带领淘宝实现了从PC端到移动端的转型。在当时的阿里人口中,这一转型是“在高速公路上将汽车引擎换成波音747飞机引擎”,PC时代的互联网公司真正能实现转型并超越过去的寥寥无几,而张勇交出了最漂亮的成绩单。时至今日,阿里内网中员工给张勇贴的最多的一个标签,是“比我聪明还比我勤奋”。

第二次是2018年担任阿里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马云曾说,天不怕地不怕,就怕CFO当CEO,但在为阿里巴巴选择接班人时,他毫不犹豫地敲定了张勇,并认为他“展现出了卓越的商业才华和坚定沉着的领导力”,“具有超级计算机般的逻辑和思考能力”,“敢于站在未来创新设计新型商业模式和业态。”5年来,张勇用行动证明了,他完全配得上马云对他的评价。在他的带领下,阿里从一家电商公司,转变为包括电子商务、线下零售、智慧物流、人工智能和云计算等在内的庞大系统,深刻影响着商业世界的变化和中国人的日常生活。

张勇在阿里的经历,可以用他自己的一句话总结:“最好的团建方式,就是从胜利走向下一个胜利”。今天,所有公司都站在了新技术革命的起跑线上,张勇所担负的,仍是阿里巴巴最具潜力的云计算和AI业务,他过去的无往不胜,是我们对阿里云保持信心最重要的理由之一。

俞永福:结硬寨、打呆仗,啃最硬的骨头

在进入阿里之前,俞永福就已将UCweb做成了国内市占率第一的移动浏览器,其出众的战略判断和管理思维,被业界津津乐道。

战略上,UC优视的主营业务原本不是浏览器,是俞永福入主之后顶住压力,选择了这一正确的赛道,以其卓越的战略判断,让UC获得了2000倍的成长。管理上,曾与俞永福共事的雷军,称其为“刘备式的管理者”:有能力提升和带领团队,同时能进能退,一进蜀国就能把天下分成三份。

俞永福进入阿里后的经历,继续体现了他在战略和管理上的独到。2015年,在与百度地图的竞争中,俞永福果断砍掉了高德的O2O业务,专注地图导航,1年后百度因为O2O持续亏损,高德反倒实现DAU反超,打出了互联网商业竞争史上的精彩一仗。从2017开始,在滴滴占据绝对主导的网约车领域,高德通过聚合打车模式涓滴成流,日单量超过千万,至今市占率已达到30%,成功在这个早已被宣布胜利的赛道,啃下了一块硬骨头。

本地生活集团是阿里业务版图中公认的老大难,也耗费了张勇最多的心力。2021年底,张勇亲自将这块最难啃的硬骨头交到了俞永福手上。俞永福当时面对的,可能是电商领域最复杂也最困难的竞争格局,除高德外,其他业务相比对手都不具备优势。他明白本地生活无巧力可借,选择的是曾国藩的方法:结硬寨、打呆仗。

俞永福曾说:“如果每天能解决一个小问题,三年就能去解决超过一千个,用户和商户的体验会变好很多。迷茫时就去解bug。”经过了一年多的解bug,他实现了亏损收窄近四成,饿了么的单位经济效益转正,这是本地生活集团近年来最大的亮点

阿里组织变革后,本地生活可能仍是bug最多的业务集团之一,但放开手脚的俞永福,值得我们的高度期待。除了他一直以来表现出的超乎常人的能力,还有他那极具感染力的乐观——

“永福永福,永远幸福。”

蒋凡:“出海”打赢翻身仗

今年2月,顶着全球经济低迷和新冠疫情的巨大压力,阿里巴巴的公布了最新财报。但令人意外的是,这份财报竟然带来不少惊喜。

尤其是海外电商业务方面,Lazada、速卖通、Trendyol和Daraz等几大海外平台,不仅整体订单量逆势增长,收入更是同比大涨26%。

其中Lazada在东南亚国家的市场份额却不降反升,土耳其电商Trendyol的单季度增速更达到50%。恍惚间,仿佛一夜梦回中国互联网的黄金时代。

而带来这耀眼的成绩单的,正是现任国际数字商业集团CEO蒋凡。

“是金子总会发光”、 “派蒋凡出海,阿里赌对了”,一时间,各种溢美之词外界开始充斥各种媒体平台。

作为阿里巴巴曾经最年轻的合伙人,蒋凡的业务能力有目共睹。毕业于复旦大学计算机系的他,曾任职Google中国,随后创办移动开发者服务平台——友盟,并先后获得李开复创新工场、经纬领投等知名机构的投资。

2013年,阿里巴巴以8000万美元收购友盟。作为成功的创业者,蒋凡没有在公司被收购后“躺平”,而是站上了阿里这个更大舞台,从手机淘宝用户增长“一号位”,到淘宝天猫总裁,在他掌舵淘系的7年时间里,阿里电商用户规模从2亿多增长到近10亿,淘系GMV从1万多亿增长至近9万亿。

2022年1月1日,蒋凡离开淘宝天猫,开始分管阿里巴巴海外业务,一时引发不少议论,认为可能与他私生活处理不当有关,似乎有“贬职”之嫌。

不过,敏锐的观察者同时也发现,彼时阿里巴巴海外市场的消费者总数为2.85亿,这恰好与2015年蒋凡负责手机淘宝业务时2.89亿月活用户数基本相等。互联网红利消失后,国内电商行业早已进入存量竞争时代,但海外市场却正是广阔的蓝海所在。

从2.89亿到10亿的增长经验,这是蒋凡带给际数字商业集团的最大财富,如果可以成功复制国内成功经历,其意义无异于再造一个阿里巴巴!

戴珊:率领阿里基本盘再创新再创业

淘宝天猫是阿里的基本盘,而它的领导者戴珊,则称得上是阿里人和阿里文化的基本盘。

就在几天前,戴珊率领淘宝天猫集团第一个完成了组织变革:设立3大行业发展部,分别解决多元供给、品牌和时效三个层级的用户需求。而在1年多以前,戴珊履新淘宝天猫之初,便完成了史上规模最大的组织调整,用三大中心实现淘宝、天猫的全面融合。这两次大调整的核心驱动,就是戴珊经常谈到的“用户价值”。

对用户价值、用户体验的敏锐嗅觉和极度重视,在戴珊身上一以贯之。身为阿里十八罗汉之一,工号11的创始员工,她在CEO中拥有最丰富的内部经历:阿里巴巴和淘宝网人力资源资深副总裁、集团首席人才官、首席客户服务官、B2B事业群总裁,对于阿里价值观中的“客户第一”,二十多年来她一直身体力行。

任职CCO期间,她对阿里客服体系大刀阔斧地改革,落地了“极速退款”和“极速维权”两项服务,极大提升了用户体验。接手B2B时,面对这一被人诟病为阿里内部“最不具有想象空间”的业务,她又一次从用户体验出发,将B2B裂变为产业电商和社区电商,孵化出了阿里最重要的两块下沉市场业务:淘特和淘菜菜。在她的手中,B2B业务每年增幅都超过两位数。

接手淘宝天猫后,戴珊对电商作出了“从流量到留量时代”的宏观判断,将淘宝天猫的经营战略确立为“从交易到消费”,全力提升用户的消费体验。在一年多的持续努力下,不但淘宝重新拿回电商类APP日活第一,2022年全年,淘宝天猫还涌现了5万个成交百万级的新品,购物超过1万元的消费者中,有98%愿意继续留在app内购物。

今天中国互联网和电商的规模增长已经触顶,谁能做深业务、服务好用户,抓住用户的全生命周期价值,谁就能抓住电商的明天。戴珊肩头的担子,可能是6个CEO中最重的,但她已经先人一步,走在了一条正确的道路上。

樊路远:“余额宝之父”与“老阿里”的代表

大文娱集团CEO樊路远,花名“木华黎”,不过在阿里内部,大家更习惯称他为“老樊”。这既是为了表达亲切,同时也彰显了他“老阿里”的身份。

2007年加入阿里巴巴的樊路远,曾经在支付宝工作十年,先后任支付宝事业群总裁、财富事业群总裁等重要职位。

坊间流传,2012年12月一家叫天弘基金的基金公司的负责人找到樊路远,洽谈合作推出一个产品。据说,当时樊路远没等对方讲完,就立刻拍板,“这个事可以做”,那个产品就是著名的余额宝。

有媒体评价樊路远,“他有敏锐的判断力,也具有快速打破一个行业僵化局面、引爆市场的能力”,。

正凭借在着这种判断力和执行能力,樊路远所领导的快捷支付、余额宝两大战役都取得了成功,并在2014年成为阿里巴巴的第一批合伙人。

不过,虽然身为“老阿里”,要当好大文娱集团的家并不容易,一方面,三年疫情给中国影视产业带来巨大冲击,电影院暂停营业,影片拍摄和发行受到延迟,许多影视公司也面临困境。与此同时,在互联网视频领域,来自爱奇艺、腾讯视频和各家影视公司的竞争态势也更加激烈。

据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电影市场票房收入仅为2019年的38.8%,全年总票房仅为2020年的206.8亿元人民币,这也是2015年以来市场的最低点。

不过,困难中也有不少希望,最新财报显示,阿里大文娱2022年第四季经营亏损为10.24亿元,相比上年同期的21.39亿元大幅减少,经调整EBITA为亏损2500万元,已经接近盈亏平衡线。

不久前,3月30日第十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于成都开幕,樊路远专程发布演讲,他表示,今年优酷将“为好内容全力以赴”作为品牌主张,通过“青年导演扶持计划”“拔萃•编剧计划”,提高新视听内容的质量,促进企业数字化转型升级。

他还强调,“未来,优酷将以‘数字技术+优质内容’双轮驱动,持续推动中国影视工业化进程”。

此次发言恰在阿里的组织变革之后,对于此时的樊路远,这可能已不仅是一场公开演讲,更是他对于大文娱集团独立发展之后信心的宣誓。

万霖:或带领菜鸟最先启动上市

相对于其他五大业务集团,菜鸟集团CEO万霖可能是最低调的。但是他所掌舵的菜鸟集团却一点不低调,不仅是中国最大的物流平台之一,也是阿里组织变革后第一个传出要上市的业务集团。

据彭博社3月30日报道,菜鸟计划在香港上市,最早可能在年底完成。虽然消息遭到菜鸟否认,表示“目前尚无明确规划和时间表”,但也颇有欲盖弥彰的感觉。

其实物流作为阿里巴巴多年深耕,并且投入大量资金和技术的领域,独立上市本来就是水到渠成的事。

去年,万霖曾专门接受媒体采访,介绍菜鸟的战略。他表示,菜鸟的目标是做一家物流产业互联网公司,带着互联网技术的优势,深入物流产业,直接进行物流运营,创造新的体验和新的价值。

他说,“送货上门对菜鸟来说是难而正确的事,坚持长期主义,真正沉下心来把送货上门做扎实,把简单的事情做对、做到位了,就是竞争力和差异化。”

万霖拥有多年的跨境电商和物流经验,曾在亚马逊从事供应链相关业务,2014年加盟菜鸟后,专门负责跨境电商增长,也正是在这一时期,菜鸟梳理出一张较为明晰的商业脉络。

在菜鸟网络,万霖长期负责推动全球跨境业务的增长,加强与国际物流公司的合作,提升跨境物流的效率和服务质量。他还积极推进“一带一路”倡议,推动中国物流企业向世界输出服务。

数据显示,在万霖的领导下,菜鸟全球物流已经形成包括B2C跨境包裹和B2B国际货运的综合服务能力。国际货运提供了全球160多个国家和地区到港,60多个国家到门服务,运营的海外分拣中心总数增至15个。

有媒体做过测算,目前菜鸟的营收占比已经达到阿里巴巴的7%,仅次于淘宝天猫和云业务,而本地生活占比只有5%,可以说万霖虽然低调,但却是“隐形的冠军”,其掌舵的正是阿里巴巴战略中的重要一环。

.END.

如果您还希望阅读更多深度内容,也可以关注直通北交所(ID:tobse666)官方公众号。从这里,一起走进北交所。

版权声明:直通北交所平台上除来源为“原创”的文章外,其余文章均来自所标注的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或来源方所有,且已获得相关授权,本平台不拥有其著作权,亦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本平台中有涉嫌侵权的内容,可联系客服进行举报,一经查实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0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评论区

快来抢沙发~~
  • 北证50
  • 科创板指
  • 创业板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