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湖南跑出个“磷酸铁锂一哥”,宁德时代、比亚迪贡献八成营收

118
创头条

1.png

作者|史慧芳 

编辑|六耳

来源|创头条

眼下火热锂电池赛道,又迎来一家上市公司。

2月9日,国内最大的磷酸铁锂生产企业湖南裕能(301358.SZ)正式登陆创业板。此次IPO发行价格为23.77元/股,盘间一度涨超173%。截至午间收盘,每股53.59元,市值407.4亿元。

湖南裕能是一家锂离子电池正极材料供应商。得益于去年新能源汽车、储能等下游需求快速增长,磷酸铁锂正极材料价格大幅上涨,湖南裕能这一年收入预计超400亿元,较上一年同期涨超460%。

湖南裕能出色业绩背后,有两大股东功不可没。在不算太长的股东名单上,宁德时代和比亚迪赫然在列,贡献超八成营收。

近两年来,新能源正极材料,特别是磷酸铁锂,火得一塌糊涂。伴随着原材料涨价,去年A股掀起一股上市潮,其中不少都是动力电池上游材料企业。

只是经历两年疯涨后,产能过剩已见端倪,行业或将迎来新一轮的调整。

-1-

狂飙三年,小弟逆袭成行业“一哥”

在新能源汽车圈有一句话:得电池者得天下,得正极材料者得电池。

对于一辆新能源汽车来说,整车系统的核心部件就是动力电池,堪称新能源汽车的“心脏”。电池占到整车总成本的40%,而正极材料占到电池成本的45%,决定了电池性能和价格。

磷酸铁锂、三元材料等都是市场上主流的正极材料。前者使用更为广泛,近两年出货迎来高速增长。

有分析认为,受益于电动汽车和储能市场的增长带动,磷酸铁锂将成为未来5年增长最快的正极材料。

今天要说道的湖南裕能便处在这一热门赛道。

湖南裕能总部位于湖南湘潭市,是一家专注于锂离子电池正极材料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公司,其主要产品包括磷酸铁锂、三元材料等,主要应用于动力电池、储能电池等锂离子电池的制造,最终应用于新能源汽车、储能领域等。

湖南裕能虽然也拓展了三元电池正极材料业务,但相比于磷酸铁锂,其三元材料营收占比并不高。目前其磷酸铁锂收入占营收比重超94%。

从市场格局来看,2021年国内磷酸铁锂前六大厂商为湖南裕能、德方纳米(300769.SZ)、龙蟠科技(603906.SH)、万润新能、安达科技和融通高科,出货量合计占比高达73.5%。

数据显示,2020年湖南裕能在磷酸铁锂正极材料领域的市场占有率为25%,磷酸铁锂出货量排名国内市场第一,是目前国内最大的磷酸铁锂生产企业。

然而,此前的市场格局并不是这样,最初湖南裕能还只是个不起眼的角色。财务数据显示,2018年行业龙头还是德方纳米,其当年营收10.53亿元,而湖南裕能营收仅1.62亿元。

2019年之后,德方纳米陷入增长瓶颈,当年营收仅同比增长0.04%、2020年还同比下滑了10.62%。也是在这两年,湖南裕能一路高歌猛进,凭借2020年638.2%的营收增速,当年以9.56亿元的营收,反超了德方纳米的9.42亿元。

再往后的2021年和2022年前三季度,湖南裕能仍展现出更强劲的增长势头。2021年,其营收70.27亿元,净利润也从2019年的不到0.6亿元飙升到11.75亿元。

而2022年前三季度,湖南裕能营收达265.21亿元,德方纳米仅144.16亿元,两者几乎相差两倍。仅2022年上半年湖南裕能磷酸铁锂产量超10万吨,位居国内乃至全球首位。

短短三年多时间,湖南裕能一路狂飙,从小弟逆袭成行业老大,并且坐稳了磷酸铁锂“一哥”的位子。

所谓“干得好不如生的好”。湖南裕能湖南裕能成长迅速背后,是由湘潭电化、宁德时代、比亚迪三大上市公司加持。其早就与宁德时代、比亚迪等锂电厂家实现了紧密产业链配套。 

-2-

宁德时代、比亚迪都投了

湖南裕能是为数不多的“宁王”和比亚迪两家动力电池巨头同时抢筹的锂电池材料企业。

资料显示,湖南裕能成立于2016年6月,由广州力辉、湘潭电化、两型弘申一号、文宇、智越韶瀚、湘潭天易、津晟投资合资共同设立,注册资本1亿元。

截至目前,湘潭电化集团是湖南裕能的第一大股东,持股13.48%,前者是湖南省国资委旗下上市公司。基于此,湖南裕能也算有国家队背景。 

公开资料显示,湖南裕能现任董事长为谭新乔,曾任湘潭电化董事长,并且,湖南裕能现任的多位高管也曾在湘潭电化任职。 

2020年12月,湖南裕能完成IPO前最后一轮近9亿融资。其引入了主要客户宁德时代、比亚迪作为战略投资者入股,二者分别位列第三、第七大股东,持股比例分别为10.54%、5.27%。

增资完成后,双方进一步深化了合作关系。宁德时代、比亚迪不仅作为重要湖南裕能的股东提供资金支持,还在业务层面有着深入合作。

招股书显示,从2019年至2022年上半年,宁德时代与比亚迪的贡献的营收合计占比分别为93.18%、91.12%、95.43%和 84.18%,其中,宁德时代对营收占比贡献超过半壁江山。

在宁德时代及比亚迪入股后,销售占比不断上升,且2021年销售磷酸铁锂销售价高于同行业均价,成为湖南裕能近两年业绩增长的主要动力。

不过,这也被质疑是属于关于关联交易,湖南裕能是由宁德时代和比亚迪“捧出来”。

湖南裕能对此表示,公司向宁德时代及比亚迪销售磷酸铁锂均价与同行业均价均值相比,2019年不存在明显差异、2020年略低于同行业、2021年略高于同行业,主要是因为磷酸铁锂市场价格波动较大,而公司与客户的交易时点分布并不均匀所致。

事实上,依赖关联交易是锂电材料公司提振业绩常见的“招数”。湖南裕能自然也不能幸免。但凡事总有两面性。湖南裕能的关联交易比较严重,一旦宁德时代业绩有不确定性,那么关联交易带来不确定性风险也会加大。

其实,除了宁德时代和比亚迪之外,湖南裕能也成为亿纬锂能、蜂巢能源、远景动力、赣锋锂电、瑞浦能源、宁德新能源、南都电源、中兴派能、鹏辉能源等众多知名锂电池企业的供应商。

投资协议显示,宁德时代与比亚迪承诺自湖南裕能上市之后36个月内,不谋求对公司的控股权。按该轮投资金额计算,宁德与比亚迪IPO前突击入股的成本价为3.34元/股,相较于当前的IPO价,两家公司都各大赚一笔。

而在之前,农银国际、上海智越、晨道资本、步步高、深圳火赢科技有限公司等投资者,也早已拿出真金白银成为了该公司的股东。如今,也获利不菲。

整体来看,公司股权结构较为分散,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无任一股东拥有或可支配或足以对发行人股东大会的决议产生重大影响的表决权。

不过,股权分散也有弊端:一是公司缺乏“核心轴”,影响效率,二是后期存在股权之争的隐患。 

-3-

产能过剩,动力电池降价已箭在弦上

刚过去的2022年,是新能源和锂电池材料行业大年。这一年,有几十家锂电企业冲击资本市场。

三年多以前,德方纳米登录创业板,如今市值近500亿,翻了几十倍。2022年6月,其以255元/股的价格完成32亿元定增,溢价1.25倍,高瓴、JP Morgan都抢着买。

同年7月,天齐锂业登陆港股上市。同日,华盛锂电登陆上交所;9月,万润新能上市;10月,安达科技申报北交所;12月,融通高科提交辅导材料……

分析观点认为,2022年锂电企业“扎堆”IPO,一个重要原因是上半年上游材料涨价带来业绩暴增。

数据显示,2021年国内磷酸铁锂出货量为48万吨,同比增长270%。2022年上半年,该材料出货量已达41.7万吨,同比增长142%。随后,锂价一路从2020年9月的电4万元/吨,一度涨至2022年的接近60万元/吨。

一路疯涨的价格也刺激了不少企业都在激进的扩大产能。

比如,湖南裕能此次IPO,就是奔着为产能落地输血去的,一大部分募集资金将用于四川裕能三期、四期合计年产12万吨磷酸铁锂项目。预计至2025年,全部建成后年产能将达89.3万吨。

产能扩建是当下锂电材料方面的共鸣,然而未来产能过剩风险不可忽视。

据东吴证券预测,2023年,随着各大企业产能释放,全国磷酸铁锂整体供给量将达到237.1万吨。但是需求量近为184.6万吨,将过剩52.5万吨。

行业机构普遍估计,到2025年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需要的动力电池产能大约在1000到1200GWh。但目前包括电池厂、整车厂与其他跨界企业对外公布的产能规划已经达到4800GWh,是预计需要产能的4倍多。

市场冷暖,资本市场是最先感知的。其实破发潮也波及到了锂电。2022年9月以来的新股破发近半,其中锂电相关的新股破发比比皆是,从材料、电池厂到新能源造车都未能幸免。

有分析人士判断,“2023年碳酸锂价格会向30万元/吨趋近。”

产能过剩终究是难以避免的,这是任何一个新兴行业都会经历的阶段。

但仔细推敲,锂电产能存在的过剩危机,又存在漏洞。锂电池用途广泛,动力电池只是锂电池的一个细分赛道,此外还有储能电池、消费电池等,而储能电池的需求量难以估量。

另外,从概念上产能说的是一种能力。锂电材料公司是根据订单去生产的,而不是先生产好了等着卖,“产能过剩”不等于生产过剩。

其实,锂电材料企业拼到最后,还是拼产能的扩建效率与出货量的稳定性,以及成本控制能力。

2023年已开局,动力电池技术及产业链或将迎来新的可能性。 

.END.

图片来源|网络

如果您还希望阅读更多深度内容,也可以关注直通北交所(ID:tobse666)官方公众号。从这里,一起走进北交所。

版权声明:直通北交所平台上除来源为“原创”的文章外,其余文章均来自所标注的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或来源方所有,且已获得相关授权,本平台不拥有其著作权,亦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本平台中有涉嫌侵权的内容,可联系客服进行举报,一经查实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0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评论区

快来抢沙发~~
  • 北证50
  • 科创板指
  • 创业板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