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ChatGPT一路狂飙,“搜索已死”开始蔓延……

117
创头条

3.png

作者|杨文

编辑|六耳

来源|创头条

ChatGPT杀疯了,一天连上几个热搜。但凡跟它沾点边的公司,股价也都原地起飞。

其中,最大的赢家当属微软。

当地时间2月7日,微软召开发布会,正式宣布推出由ChatGPT支持的最新版本人工智能搜索引擎Bing(必应)和Edge浏览器。

“搜索引擎迎来了新时代”,微软CEO高调表态。

股市应声而动。截至美股收盘,微软股价大涨4.2%,市值突破2万亿美元。

相比于微软押对宝之后的风光,其他搜索引擎大佬们则在仓促之间接招。为了应对来势汹汹的ChatGPT,谷歌、百度等搜索引擎加紧推出类似产品,试图掰掰手腕。

-1-

ChatGPT要革掉搜索引擎的命?

去年11月30日,OpenAI公司研发的ChatGPT一经推出就火出了圈。上线仅5天用户突破100万,如今上线两个月用户直接破亿。

要知道,TikTok当初为了达到这一战绩可是花了整整9个月,Instagram更是用了2年半的时间。

ChatGPT之所以备受追捧,主要在于其酷炫的性能。不仅可以聊天、写诗、作画、谱曲,还能写出一篇全班得分最高的论文,吓得美国的教育系统纷纷“封杀”ChatGPT。

ChatGPT攻势迅猛,吓得一众搜索引擎慌了神。

相比传统的搜索引擎,用户可以利用ChatGPT更快速直接获取信息,既不需要在千万词条中筛选,也没有广告的骚扰。

例如,有网友向ChatGPT提问“孩子不爱学习怎么办?”

ChatGPT围绕7个方面进行分析,包括发现孩子的兴趣爱好、给予鼓励、设定目标、家长参与、放松心情以及关注他们的需求,并对这7个要点进行简单阐述。

创头条在某搜索引擎输入了同样的问题,尴尬的是:前面2页共跳出30个链接,其中10条明确标注为“广告”,15条来自其自有的UGC内容平台,5条来自其它网站。

同一个问题,结果高下立见。难怪网友发出“搜索引擎将死”的慨叹。

近日,前谷歌第23位员工、Gmail的创建者之一Paul Buchheit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像ChatGPT这样的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将摧毁谷歌,就像当年搜索引擎彻底干掉黄页电话簿一样。”

Buchheit还在推特上说:“谷歌可能只需要一两年时间就会被彻底颠覆。AI将会消灭搜索引擎的结果页面,即使后者跟上了人工智能的发展,也将导致其业务中最能赚钱的部分大不如前!”

这并不是危言耸听。

谷歌最赚钱的业务是广告。仅2021年,广告业务就为谷歌挣了2080亿美元,占Alphabet 总收入的81%。

谷歌广告团队负责人Sridhar Ramaswamy更是直言:“ChatGPT再这么火下去,网友们就不会再点击带有广告的谷歌链接了。”

时下一种相对普遍的观点认为,ChatGPT首先会革掉搜索引擎的命。

-2-

谷歌、百度等老家伙们的突围

此时,微软理应感到庆幸。因为这个时常被人调侃“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的科技巨头赶了一回AI 的时髦。

作为ChatGPT的投资者,微软“近水楼台先得月”,立刻宣布All in ChatGPT 。

第一刀就挥向了近十年几乎未发生质变的搜索业务——必应。

要知道,在搜索引擎市场,必应曾使尽浑身解数也没干过谷歌老大哥。这次有了ChatGPT的加持,必应立志要扳回一城。

上周五,新版必应短暂亮相。

其中,新版必应最大的变化就是把之前狭小的搜索栏变成一个尺寸更大的聊天框。用户可以在与聊天机器人的一问一答中得到满意答案,而不是简单地查阅内容。

此外,内置ChatGPT的必应还带来搜索结果呈现方式的改变,它为用户的问题提供答复完好的语句,而不仅仅是泛化的信息链接。

显然,必应已不满足于搜索,而是要成为“你身边的研究助理、个人规划师和创意伙伴”。

一向以“AI先驱”自居的谷歌怎么也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眼瞅着地位受到潜在威胁,谷歌也急了。

去年年底ChatGPT刚火时,心虚的谷歌CEO桑达尔·皮柴紧急召回两位已隐退的创始人,让这哥俩帮忙出谋划策。

经过几个月的“捯饬”,谷歌正式向ChatGPT出招。

第一招是扶持竞品。2月4日,谷歌宣布斥资3亿美元押注人工智能初创公司Anthropic,拿下后者约10%的股份,不过Anthropic也需从谷歌的云计算部门购买计算资源。

说起Anthropic,这也是一家有故事的公司。2021年,11名OpenAI的员工愤而出走,创办了Anthropic。

这群“AI叛徒”开发了一款名为Claude的智能聊天机器人,能够与ChatGPT一较高下。这也是谷歌看中它的原因。

第二招是另起炉灶。最近,谷歌员工正在埋头测试一款名为“学徒巴德”(Apprentice Bard)的聊天机器人。

学徒巴德与ChatGPT差不多,也是用户提问,机器人回答。据说,为了训练对话语言模型LaMDA的数据,创始人布林都亲自下场改代码。学徒巴德对于谷歌的意义可见一斑。

第三招是有样学样。微软把ChatGPT嵌入必应,谷歌也在测试一个“问答版”的搜索页面,形式与必应也差不多。

ChatGPT这股风同样也刮到了国内。作为国内搜索引擎“一哥”,百度也有了新动作。

2月7日上午,百度官宣今年三月份将推出国内版ChatGPT,项目名字确定为文心一言,英文名为ERNIE Bot。最初版本将嵌入其搜索服务中,允许用户获得对话式的搜索结果。目前,文心一言在做上线前的冲刺。

同日,360公司也在互动平台表示,公司计划尽快推出类ChatGPT技术的demo版产品。

不过360方面倒也坦诚,公开表示虽然公司自2020年就在AIGC技术上有持续性的投入,但是投资规模及技术水平与当前的ChatGPT相比还有较大差距。

-3-

大佬们的担忧……

ChatGPT火得一塌糊涂,一众搜索引擎大佬纷纷出手。不过,热闹的背后也有担忧。

其实,在OpenAI推出ChatGPT之前,谷歌早就有针对对话优化的大型语言模型LaMDA和Flamingo。之所以最后错失先机,谷歌主要是出于对“声誉风险”的考量。

去年12月,谷歌召开了一次全体会议,员工们质疑没有像OpenAI一样推出聊天机器人,谷歌是否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然而,谷歌的高层们认为,谷歌一旦提供了错误信息,就会面临更大的“声誉风险”,因此宁愿步子迈得小一点。

毕竟,ChatGPT目前貌似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写得了小说,改得了代码,像个无所不能的“半仙”。不过,这些炫酷都是真金白银堆出来,并且经常还会“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据悉,2022年OpenAI赚了大约3600万美元,却花了5.44亿美元。也就是说,OpenAI吭哧吭哧干一年连个零头都没赚回来。

这也不能全赖OpenAI“大手大脚”,实在是开发ChatGPT太费钱了。OpenAI在旧金山拥有375名常驻员工,为拢住人才,每年光发工资就要2亿美元。

另外,ChatGPT计算成本更是惊人。有数据显示,OpenAI训练一次GPT3就花费了460万美元,相应的云资源成本也得上亿。

ChatGPT自推出以来,网友可免费“调戏”,OpenAI却每分每秒都在烧钱。

OpenAI 首席执行官Sam Altman曾对马斯克表示,ChatGPT每次对话的平均费用可能有几美分。也就是说,网友跟机器人每对话一次,OpenAI公司就要花掉大约1元人民币。

OpenAI这个吞金兽抱上微软的大腿,在钱上可以说是没太大后顾之忧。其它公司却未必能顶得住这般烧钱的架势。摊子越大,花钱的地方就越多。

此外,ChatGPT花钱如流水先不说,更要命的是它的盈利模式也不明朗。

目前,OpenAI的搞钱方式主要有两种。

一种是让部分用户买单。最近OpenAI推出了一项新的服务ChatGPT Plus,起价为每月20美元。与免费版ChatGPT相比,ChatGPT Plus响应速度更快,并能优先获得新功能和改进。

市场上有消息传出,OpenAI预期在2023年能赚到2亿美元。即便如此,这个收入与投入成本相比仍是杯水车薪。

另一种就是维持现状,靠大家通过API访问他们的模型赚钱。不过,随着谷歌、Stability AI或HuggingFace等公司的发力,OpenAI的市场份额注定被稀释,能否笑到最后也是未知数。

对于其它公司而言,也会面临同样的难题。

如果是To C,即使有用户买单,也得猴年马月才能回本。如果是像微软一样,将ChatGPT嵌入搜索引擎,最终是否仍会落入卖广告的“窠臼”?

这就像一场豪赌,有人围观,有人下注。一时起哄声、质疑声此起彼伏,闹闹哄哄。赢了,自然欢喜,输了就又是一地鸡毛。

.END.

图片来源|摄图网

如果您还希望阅读更多深度内容,也可以关注直通北交所(ID:tobse666)官方公众号。从这里,一起走进北交所。

版权声明:直通北交所平台上除来源为“原创”的文章外,其余文章均来自所标注的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或来源方所有,且已获得相关授权,本平台不拥有其著作权,亦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本平台中有涉嫌侵权的内容,可联系客服进行举报,一经查实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0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评论区

快来抢沙发~~
  • 北证50
  • 科创板指
  • 创业板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