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退烧药背后的大佬们

149
创头条

1.1.1.jpg

作者|史慧芳

编辑|六耳

来源|创头条

疫苗、核酸检测暴利神话刚终结,退烧药就以“黑马”之姿接棒新的造富盛宴。

最近一段时间,退烧药成了炙手可热的“硬通货”,布洛芬、对乙酰氨基酚片一粒难求。

当无数消费者在千方百计抢药时,A股布洛芬“龙头”新华制药曾获6连板,亨迪药业一个半月内股价涨2倍。东北制药因售卖2元一联、20年不涨价的退烧药被盛赞……

这平日里并不起眼的退烧药背后卧着一群大佬。有“上海滩富豪”半个月赚了22亿元;还有A股院士首富身价涨了145亿元……

-1-

布洛芬一粒难求,大佬的意外之喜

随着第一波感染高峰到来,不少药店门口贴出退烧药“缺货”“售罄”等字样。一夕之间,布洛芬成了“镇痛退烧界”的扛把子。

布洛芬一盒难求,不少城市开始按粒售卖。提前备药的羡煞旁人,微信群里转卖、亲朋邻里换药赠药蔚然成风。

A股市场上的投资者闻风而动,提前在这个赛道“躺平”的大佬们一顿好赚。

然而,在介绍布洛芬近期的造富故事之前,有必要介绍一下它被发明的故事。

1923年,布洛芬(Ibuprofen)的发明者名为Stewart Adams(斯图尔特·亚当斯),出生于英国北安普敦郡。17岁时,亚当斯辍学后在剑桥郡的博姿(Boots)公司当药剂师学徒。后来,在完成诺丁汉大学药学学士、利兹大学药理学博士学习之后,亚当斯重返博姿公司进行药品研发。

他原本试图找到一种和类固醇一样有效、没有那么大副作用,对类风湿性关节炎有止痛作用的药。1961年,亚当斯在一场宿醉之后头痛欲裂,情急之下服用了约600毫克还在试验中的药物却发现神奇疗效。这就是“布洛芬”的前身。

1962年,亚当斯申请获得了布洛芬的专利。布洛芬传遍全世界,被列为“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发明之一”。2019年1月底,亚当斯博士逝世,享年95岁。

布洛芬让Boots公司大赚一笔,亚当斯本人却没有因此获利,反倒是支付了1英镑的专利费开销。布洛芬专利权过期之后,全球众多药企不断投入再创新和其仿制药的生产。

如今,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布洛芬原料药生产国和出口国,产量占世界三分之一。其中,龙头企业即是山东新华制药、湖北的亨迪药业……

11月中旬到12月中旬这一个月时间里,原本无人问津的亨迪药业(301211.SZ)股价愣是走出傲人的曲线,最高时涨了近3倍。

亨迪药业背后的大老板正是有着“资本猎豹”“民间股神”之称的大佬刘益谦。 

刘益谦纵横资本江湖30年,善于通过捕捉市场风口,进行提前布局来搏得高额回报。只是,他对亨迪药业的布局更像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亨迪药业成立于1995年,最初是上市公司天茂集团(前身名为湖北中天)的合资公司中天亨迪,2020年才更名为亨迪药业。

从2001年到2003年,刘益谦的“新理益系”一步步入主天茂集团。“新理益系”原本计划剥离亨迪的化药业务装入保险业务,以保险行业公司身份上市。2019年7月,天茂集团作价3.96亿元将亨迪药业100%股权转让给了“新理益系”旗下公司,刘益谦最终成了实际控制人。

这笔收购在当时并未激起太大波澜。其实自2021年12月在创业板上市之后,亨迪药业似乎并未被太看好,股价持续走低。直到最近一个多月,借着“布洛芬”的热度,它才成了资本市场上的香饽饽。

这对刘益谦和亨迪药业来说,更像是“意外之喜”。

-2-

从摆摊少年到百亿富豪

回想今年5月上海疫情期间,久未露面的刘益谦突然在朋友圈发了一个自拍,一头乱发,胡子拉碴,神情颓废,被调侃为“丐帮帮主”。

彼时,刘益谦的投资生意并不太顺利。2022年以来,“新理益系”旗下上市公司股价走势尴尬。加上刘出场的“丐帮帮主”造型,一些人曾感叹其为“逐渐走向衰落的资本帝国”。

未曾料到,亨迪药业这个A股医药股里的“小透明”却让刘益谦扳回一局。亨迪药业股价大涨,作为实控人的刘益谦家族身价大增。

如果以12月1日和12月26日收盘股价为起始计算,仅半个多月时间,刘益谦家族的持股市值就多了近22亿元的账面财富。

在刘益谦看来,无论长线投资还是短线投资,赚钱的才是好投资。目前来看,亨迪药业的确是一笔不错的投资。

刘益谦有很多称号,如“资本猎豹”“民间股神”“股市大鳄”“上海滩富豪”……资本江湖中也从来不缺他的“传奇故事”。

他常常语出惊人,曾直言“中国的资本市场不具备价值投资的概念,只能做趋势投资”“用投资的心态去投机”“我的工作是追逐财富”……

他一手打造了“新理益系”帝国,掌握着错综复杂的子孙公司。2022年胡润全球富豪榜上,刘益谦家族以415亿身家成为排名470位。 

刘益谦1963年出生于上海。早年做过皮包、在城隍庙摆过地摊、开过杂货店、跑过出租。但真正让他发达的,还是资本市场。

刘益谦的第一桶金来自100股“豫园商城”股票。上世纪90年代,国内证券市场刚起步,他花1万元买入的股票一年内暴涨100倍。年仅28岁就成了百万富翁。

在尝到甜头之后,刘益谦大步踏入股市,开始系统地炒股。在“327国债”事件中,刘益谦原本想斥资5000万跟着时称“中国证券之父”的管金生做空国债。然而,仅用了3分钟上厕所的空档就改变想法,跳到了做多阵营。

随后一段时间,国家入场支持上海发行的国债,刘益谦逆风翻盘大赚一笔一战成名。

然而,刘益谦的“传奇故事”还远不止于此。

2015年股灾爆发,一年之内17次“千股跌停”,股市一片哀嚎,散户全被套牢。在最严重的7月份,刘益谦两天之内往股市投了10亿元,高调宣称“为国护盘”。

这些钱几乎都有不同程度的缩水,刘益谦却说“这次投资稳赚不赔”。 

刘益谦豪气救市背后,是“新理益”资本系族的千亿投资版图。过去二十年间,刘益谦四处出击,先后进入多家大型公司的股东行列。

-3-

看似静悄悄,实则大佬扎堆

在资本市场赚足眼球之后,刘益谦又玩起了收藏,2014年花2.8亿港元拍下明成化斗彩鸡缸杯只为“吸一口仙气”即是一例。

有人说他是“土豪”,刘益谦回应,“我就是个土豪,(这么叫)我听着有亲切感。” 也有人评价刘益谦是个资本赌徒,他说,“我感觉没有什么人比我的财富积累过程更阳光了,机会都是平等的。” 

机会确实是平等的。这一次新冠疫情三年,他又是妥妥的赢家。

疫情三年,造就了疫苗、核酸检测、口罩、抗原等一众企业的财富盛宴,估计连药企们也没想到,2022年最后一个月的造富神话竟是写给他们的。

除了布洛芬之外,对乙酰氨基酚片就是退烧药的唯二之选。前有天津2500元一盒的布洛芬,后有东北2元一联的对乙酰氨基酚片。

数十年不涨价的老牌药企东北制药恐怕也没想到,自己会凭借“2元退烧药”重新走进资本的舞台中央。

12月20日上午,东北制药再次一字涨停。收获6天4板,股价创下2016年以来的新高。

东北制药被推上“神坛”,其母公司辽宁方大集团也随之进入公众视野。2018年7月,辽宁方大集团通过混改成为东北制药控股股东。至此,东北制药成为“方大系”旗下一员。

“方大系”的实控人是方威,也是近些年中国资本市场异军突起的一员大佬。东北制药股价此番上涨无疑将为“方大系”带来一定财富增长。其实,除了东北制药(000597.SZ)之外,“方大系”上市公司还包括方大特钢(600507.SH)、方大炭素(600516.SH)、中兴商业(000715.SZ)等。

当然,“方大系”还包括之前庞大的“海航系”上市公司海航控股(600221.SH)等公司。“方大系”百亿输血接盘海航是2021年中国资本市场的一场大戏。

在这段时间,中国的另一款神药也出尽风头,它就是“连花清瘟”。其背后大佬是A股院士首富吴以岭。

在2020年胡润富豪榜里,吴以岭家族以210亿身家位列251位,超过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的第257位。

不过,资本市场上充满了盲目和跟风。布洛芬、对乙酰氨基酚片、连花清瘟又一次让资本市场重温了刘益谦、方威、吴以岭等大佬的故事。

只是,一时的热点毕竟无法持久。在向来波谲云诡的资本市场,下一个被追捧的对象又是谁?

.END.

图片来源|网络

如果您还希望阅读更多深度内容,也可以关注直通北交所(ID:tobse666)官方公众号。从这里,一起走进北交所。

版权声明:直通北交所平台上除来源为“原创”的文章外,其余文章均来自所标注的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或来源方所有,且已获得相关授权,本平台不拥有其著作权,亦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本平台中有涉嫌侵权的内容,可联系客服进行举报,一经查实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0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评论区

快来抢沙发~~
  • 北证50
  • 科创板指
  • 创业板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