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红衣教主”周鸿祎的2022收官之战喜忧参半

127
创头条

1.jpg

作者|王薇

编辑|六耳

来源|创头条

“红衣教主”周鸿祎的第4个上市公司花房集团(03611.HK),已经上市整两周。花房集团是在经历三次递表之后,最终才在12月12日上市交易。比它早半个月之前,周鸿祎的360 数科(03660.HK)也成功实现了港股上市。

在目前稍显沉闷的互联网圈,“红衣教主”无疑成为了行业里2022年年末最靓的仔儿。只是,这场收官之战显得喜忧参半。

花房集团的股价在首周短暂冲高后即开始回落,本周一直在破发边缘徘徊。‍‍‍与花房集团不同,360 数科的股价在上市后持续小步上涨,目前已经上涨超过50%。

做娱乐直播的花房集团,还是比不过做信贷生意的360数科。

-1-

“娱乐直播”三闯港交所

花房集团是由原“花椒直播”和“六间房直播”重组而成。集团的主要领域为娱乐直播,旗下六间房曾经还是“直播届的鼻祖”。只是,如今与电商直播相比,显得有些日薄西山。

招股书显示,周鸿祎此次持股38.21%,是花房集团第一大股东;宋城演艺则持股37.06%,为第二大股东。

目前,花房集团旗下拥有花椒直播、六间房、奶糖(音频直播平台)、HOLLA(海外社交网络产品系列)等平台,为全球用户提供娱乐直播及社交网络服务。

对于Z时代的年轻人或许知道花椒直播,却未必听过六间房。实际上,六间房曾被称为“直播届的鼻祖”。

1996年,北大数学系毕业生刘岩怀揣着对互联网的梦想,毅然决然从美国投行离职回国创业。

刘岩另辟蹊径模仿当时在国外大火的YouTube,让每个用户都能够创作并且上传视频。凭借《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六间房很快声名大振,抢走了众多平台流量。2006年,它还一度成为国内最大的视频分享网站。

只是,彼时靠大量资本获得流量的“拉锯战”很快让六间房感到力不从心。加上随后迎来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双重打击下六间房一度都快付不出工资。

无奈之下,2009年六间房推出了当初瞧不上眼的“秀场直播”。在美女主播一声声的吆喝下,大哥们豪气打赏,几个月时间公司就起死回生。

从那以后,六间房走向了另一条路。2015年六间房的发展迎来了高峰,刘岩却华丽隐退,将六间房以26亿元卖给宋城集团。

三年后,周鸿祎360旗下直播平台花椒又急需一个搭档,六间房则因宋城集团运营不善寻找“接盘侠”。双方一拍即合,六间房再次易主。

2019年,六间房和花椒直播完成合并,更名花房集团并开始扩大市场。一时间共拥有超4亿注册用户,当年就实现了盈利。

-2-

平台赚钱,主播却不赚钱?

然而,受多种因素影响,六间房和花椒直播”1+1>2“的效果并没有维持多久。昔日娱乐直播的辉煌也已不再,早些年上市的同行业公司股价也一直一蹶不振。

花房集团选择这个时候上市也透着尴尬。可是,此时不上,又能待到何时?

招股书显示,花房集团2019年至2022年5月末收入分别为28.31亿元、36.83亿元、46亿元、20.8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91亿元、-15.25亿元、3.25亿元、1.78亿元。

在这看似增收又增利的背后,实则也隐藏了一些问题,比如营收单一,月活波动大、主播成本高且易流失等。

尽管花房集团一直想要寻求突破,但是直播仍旧是最主要收入。并且,直播收入七成以上来自原花椒直播。具体而言,音视频直播收入在总营收占比一直在9成以上,里面超过7成来自于花椒(奶糖除外)。

花椒、六间房主要不同在于前者提供移动端的娱乐直播服务,后者侧重在于PC端。本质上二者又有着极大重合度,因此常伴随着“你强我弱”的局面。

不仅如此,如今主播成本日益增高。招股书显示,2019-2021年及2022年前5个月花房集团主播成本分别为19.20亿、24.46亿、30.85亿、14.32亿。

主播成本占总销售成本的比例长期都在9成以上。即便如此,主播在平台上也不一定能赚到钱。

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年底,花房集团主播总数约1086万。其中,获得1万元以上打赏收入的主播为1.9万人,收到1000元-1万元之间打赏的主播为3万人,收到0.05元-1000元之间打赏的主播数量为46.5万。也就是说,约9成以上的主播并没有打赏收入。

对于这类情况,多数人肯定会质疑是平台太黑心,分走太多。其实真实情况是,为了留住优质主播花房直播最高分成比例可达80%。这几乎是全行业最低的抽成,却依然如此。

-3-

能否靠元宇宙逆市翻盘

花房集团也一直在寻找第二增长曲线。

花房集团CEO于丹在上市致辞中提到,花房集团源于直播,却不止于直播。在娱乐直播基本盘愈加稳固的基础上,投入资源去探索更多的可能性。社交业务曾经被提出过作为第二增长曲线。

从此次周鸿祎的致辞中和此前的企业一系列动向中,还可以发现“元宇宙”也被花房集团所重点关注。

甚至此次的上市仪式,也是由花房集团首个虚拟主播“上古玄儿”与主持人一起合力完成。

“随着真实和虚拟的边界越来越模糊,用户需要一个更加沉浸、更加智能的数字娱乐新空间。”周鸿祎如是说。

“娱乐元宇宙Funverse”正是花房集团追赶一个互联网风口的阶段性成果。其目前打造了承载娱乐直播的FUNLIVE板块和承载社交网络的FUNSOCIAL板块。这两个板块共同构成当前花房娱乐元宇宙蓝图。

元宇宙显然也不是花房集团的盲目之举,公司探索已久。花椒直播从创立之初就运用一些AI、AR、VR技术来加强用户体验,包括率先推出美颜、萌脸贴纸等。

2019年,它还在行业内率先推出“avater”,用户能够通过该功能捏造属于自己的专属虚拟形象,并以虚拟形象在平台内进行互动、社交。

这比当前大热的虚拟数字人要早上许多。

除了元宇宙这个大的方向,花房集团也在不断通过完善产品矩阵,加快出海来夯实基本盘。

2020年12月,花房集团通过收购HOLLA集团,开始加快进攻海外市场的脚步。截至2022年5月31日,花房集团海外社交网络产品拥有约为1.13亿名注册用户。

花房集团梦想打造全球具有顶级影响力的在线社交娱乐生态。只是,如今它对元宇宙的加码,能否使其重新翻盘还未可知。

.END.

图片来源|网络

如果您还希望阅读更多深度内容,也可以关注直通北交所(ID:tobse666)官方公众号。从这里,一起走进北交所。

版权声明:直通北交所平台上除来源为“原创”的文章外,其余文章均来自所标注的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或来源方所有,且已获得相关授权,本平台不拥有其著作权,亦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本平台中有涉嫌侵权的内容,可联系客服进行举报,一经查实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0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评论区

快来抢沙发~~
  • 北证50
  • 科创板指
  • 创业板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