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年入5亿,这家食品添加剂厂商要IPO了

48
直通北交所

 

1.jpg

作者|杨文 

编辑|六耳

来源|直通北交所

10月份的“科技与狠活”让食品添加剂站上了风口浪尖,有着“酱油茅”之称的海天酱油股价一度大跌。

两个月后,深耕食品添加剂赛道的润普食品(836422.NQ)成功过会,距离北交所上市又近了一步。

来自于连云港市的润普食品是江苏省“专精特新”中小企业,超6成收入依赖外销,为了上市签订对赌协议,与关联方存在频繁资金拆借……这些问题在审核中,都曾遭到监管层的着重问询。

-1-

父女卖食品添加剂年入5亿

成立于2004年的润普食品专业从事食品添加剂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形成了以山梨酸钾、丙酸钙等防腐类食品添加剂为主,以磷酸氢二钾和柠檬酸钾等其他类食品添加剂为辅的产品体系。

润普食品的产品的应用领域涉及酱油、糕点等食品及医药、农业等行业。它是中国丙酸钙和山梨酸钾的主要生产商之一,曾作为主要发起单位参与了《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丙酸钙》的修订工作。

它的客户包括多家跨国知名企业,如巴斯夫(中国)、伊士曼、嘉吉公司和帝斯曼等。在抱上这些企业的大腿后,润普食品的报表也漂亮了不少。

据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及2022年上半年,润普食品营业收入分别为3.72亿元、4.09亿元、5.33亿元和3.56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481.16万元、2680.11万元、4319.67万元和4264.15万元。

靠着食品添加剂年入5亿,润普食品背后的灵魂人物是潘如龙和潘东旭父女。

1966年出生的潘如龙曾从事外贸工作,先后任职于连云港市化工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公司、江苏连云港外贸包装(集团)公司和灌南县对外贸易有限公司。2004年创业成立了润普食品。

90后的潘东旭大学主攻市场营销专业,硕士还未毕业就进入润普食品,并先后担任董事、监事会主席等职。

如今,潘如龙在润普食品持股28.13%,是控股股东;潘东旭直接持有0.44%股份;汇贤企管直接持有3.97%股份,潘如龙为汇贤企管的普通合伙人,实际控制汇贤企管。

因此,潘如龙与潘东旭父女二人合计控制润普食品32.54%的表决权,为实际控制人。

润普食品一直有个上市梦。它在新三板挂牌后,为了早日实现IPO还与投资者签订对赌协议。

-2-

对赌、代持,俨然像是老江湖

2016年和2019年,润普食品曾进行过两次定增。

正是在这期间,作为股东的潘如龙、熊新国与工投集团、金海创投、灌河金控、陈林兵、陈小红5名投资者分别签订对赌协议。直至2021年12月,各方才签署了对赌协议的全面解除协议。

从目前来看,润普食品登陆北交所只是时间问题。2019年至2021年的业绩也均达到了承诺的要求,润普食品幸运地赌赢了。

无论是赢麻了还是赌输了,对于这种重大事项选择不披露都说不过。润普食品、潘如龙、熊新国就没有将两次对赌协议内容告知主办券商,也未履行相关信息披露义务。

2021年12月1日,全国股转公司对其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自律监管措施。

除了对赌协议,润普食品与关联方还存在频繁资金拆借。这自然备受北交所上市委警惕,其中润天进出口成了最大的“关照”对象。

2004年,潘如龙与曾经的同事徐延风共同创业,成立了润天进出口从事进出口贸易。其中潘如龙出资比例为51%,徐延风出资比例为49%。

直到2011年,事情发生了变化。

潘如龙将所持的润天进出口的51%股权全部转让给其侄子潘东淮,而彼时的潘东淮还是润普食品生产部后备干部。

表面上潘如龙已退出,在实际经营中潘东淮仍听从潘如龙的安排。也就是说,2011年11月至2012年8月润天进出口的实控人仍为潘如龙。

针对侄子替叔叔代持之举,潘如龙称润天进出口与润普食品相隔1小时车程,部分业务手续办理需要大股东在场,因此将其股权转给潘东淮并由其代为处理较为便利。

2012年,潘东淮又将其股权对外转让,徐延风取得润天进出口控制权,持股达90%。6年后,润天进出口的全部股权被润普食品拿下,几年的兜兜转转还是被潘如龙收入囊中。

即便是商场上的老江湖,也莫过如此。

-3-

历时半年两次问询后惊险过关

如果说潘如龙是老江湖,那么侄子潘东淮自然也有两下子。

直通北交所(ID:tobse666)发现,虽然潘东淮早在2009年就进入润普食品工作并担任职工代表监事等职务,截至申报前还是润普食品的采购经理,但是实际上他也经营着自己的公司。

招股书显示,潘东淮同时控制着主营酱油的连云港市云兴酿造食品厂和云兴味业。

正如前文所述,润普食品的添加剂产品的应用领域就涉及酱油、糕点等食品行业。也就是说,潘东淮的这两家主营酱油的公司与润普食品是产业链上下游关系。

在这种情况下,坐拥近亿元投资项目的潘东淮并未专注于自家企业,反而选择在叔叔潘如龙旗下的润普食品担任采购经理,个中缘由难免让市场生出疑问。

此外,潘如龙与徐延风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在2017年至2019年期间,润天进出口和徐延风多次借款给潘如龙,其中一次还涉及购房款。这种操作也曾引起北交所的疑问。

北交所要求润普食品说明与润天进出口、徐延风资金往来的必要性、合理性,相关资金来源、去向、性质、最终用途,是否存在资金体外循环情形。

如果说这些还只是待核实的问题,那么违法违规事件就是确定无疑的。

招股书中,润普食品主动披露了两起违规违法事件。除了前文所述收到全国股转系统出具的警示函外,润普食品还在报告期内受到行政处罚。

2020年,由于润普食品建设的锅炉房工程未办理《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擅自施工,遭到灌南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责令整改并罚款1.9万元的行政处罚。

另一次发生在2016年,润普食品因存在违规建设行为被处罚。当时,其项目未依法报批环评文件,却在建成后擅自投入生产。灌南县环境保护局对其作出了行政罚款,并责令立即停止违法行为。

如今,润普食品北交所IPO总算惊险过关。

不过,半年多时间润普食品所经历的两次问询,暴露出来的众多信息也让市场更清晰地认识了它,包括它的价值和风险。对它而言,敲开交易所大门不是终点,而是起点。

.END.

图片来源|网络

如果您还希望阅读更多深度内容,也可以关注直通北交所(ID:tobse666)官方公众号。从这里,一起走进北交所。

版权声明:直通北交所平台上除来源为“原创”的文章外,其余文章均来自所标注的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或来源方所有,且已获得相关授权,本平台不拥有其著作权,亦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本平台中有涉嫌侵权的内容,可联系客服进行举报,一经查实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0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评论区

快来抢沙发~~
  • 北证50
  • 科创板指
  • 创业板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