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世界杯归来,BOSS直聘赴港股讲资本故事

137
创头条

2.png

作者|王薇

编辑|六耳

来源|创头条

“BOSS直聘为什么要在世界杯上做广告?”

在某职场社区,这个提问下面获得高赞的评论包括——“没工作的闲人才有时间看世界杯”“赌球输光了不打工,去干嘛?”……

这显然是一个玩笑逻辑,类似的评论还有“上BOSS直聘,找个‘球’工作”“梅西和C罗不是马上就退役了吗,找份兼职”“有可能在替国足招人”“可能想让内马尔干销售吧”。

毫无疑问,无论外界的风评好坏,BOSS直聘在世界杯期间获得了一大波流量。世界杯刚闭幕,BOSS直聘发布公告称公司将以介绍方式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预期A类普通股将于12月22日开始交易。

这意味着,BOSS将实现美股、港股双重上市。在操持完世界杯期间的“球事”之后,它又继续讲起自己的资本故事。

-1-

后来者居上,开辟新玩法

本届世界杯,中国企业赞助费用接近14亿美元,超过美国赞助商的11亿美元,名列第一。这其中就有BOSS直聘的一份贡献,具体金额暂未见披露。

2018年世界杯之后,BOSS直聘创始人赵鹏曾在接受采访时透露,世界杯广告投放花费了一个多亿。一些媒体据此推断,本届卡塔尔世界杯BOSS直聘的开销也不是个小数目。

“找工作!上BOSS直聘!找工作!直接跟老板谈……”早在2018年世界杯期间,BOSS直聘的洗脑广告就在球迷耳边荡过无数次。

无论你喜不喜欢,这条遍布大街小巷的魔性广告,洗脑指数已经达到5颗星。这正合赵鹏的意愿——“广告要的就是冲击力和记忆度。”

彼时,BOSS直聘拿出积累数年的资本打了这一仗,好在也借此杀出了重围,用户量迅速跻身行业头部。时隔4年,它再次出场相搏。毕竟覆盖面如此之广的体育赛事四年才遇一回。

赵鹏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律系,毕业后在体制内工作十余年,据悉曾身居处级干部之列。2005年,35岁的他辞职加入智联招聘。他从公关经理干起,历经市场、产品、BI和销售等不同部门。最终,他于2009年成为智联招聘CEO,并成功带领连续亏损13年的公司扭亏为盈。

时代的车轮滚滚向前,移动互联网的时代很快铺陈开来。

然而,当时大多数招聘机构仍然采用诸如传统的门户式搜索等模式,对移动互联网应对失策。当时,行业共识是:招聘是刚需,却是低频。为了低频行为开发出一个成本高的APP并不划算。 

甚至,一些传统的在线招聘巨头为了增加营收开发了越来越多人为复杂化的招聘工具,反而使其离招聘的本质越来越远,效率越来越低。 

赵鹏嗅到了机会。于是,“找工作,直接跟老板谈”的BOSS直聘开始萌芽。

2014年,赵鹏创立BOSS直聘。凭借多年经验,他首创了用直聊互动模式替代过去单向简历下载模式,用智能匹配技术替代搜索模式,开启创业之旅。

踩准点的BOSS直聘,很快在在线招聘市场领域拥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2021年6月11日,BOSS直聘登陆美国纳斯达克。首日股价走势表现惊艳,最终收涨95.79%,市值149亿美元。

一跃超过前程无忧、智联招聘的市值之和,成为当时国内最具价值的在线招聘平台。而在此之前,中国在线招聘市场由于低频需求且缺乏创新,并不被资本市场看好。

智联招聘2014年在美股上市后,股价长期徘徊在11美元~19美元。三年后,智联招聘就黯然选择私有化。

曾经作为“中国人力资源服务企业第一股”的前程无忧,今年3月1日发布公告称与Garnet Faith Limited签订合并协议。根据协议,对应公司的股权价值约为43亿美元,与2018年市值高峰时相比缩水超4成。

此外,行业也经历了一轮整合,比如成立18年的中华英才网在2015年被58 同城收购,拉勾网2017年被51Job收购。

反观BOSS直聘,至少它是幸运的。

-2-

 烧钱式营销,三年亏损约25亿 

MAU(平均月活跃用户数)一直以来是资本市场关注的重点指标之一。

2019年、2020年、2021年以及2022年上半年,BOSS直聘MAU分别为1150万、1980万、2710万、2590万。2022年三季报显示,BOSS直聘MAU达3240万,又创了个新高。

由此,近三年BOSS直聘的营收势必增长,2022年上半年已经达到22.50亿元。然而,营收增长的同时,公司净利润却并不尽如人意。公司在2022年上半年才扭亏为盈,赚了8032万元。

长期增收却不盈利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销售及营销费用高企。2019年至2021年,公司的销售及营销费用就高达9.17亿元、13.48亿元和19.43亿元,营销费用占公司总收入的91.8%、69.3%和45.6%。

好在收入规模扩大的同时,公司的销售费用率也在逐年下降,只是依旧远高于同行。并且,营销投入占比收窄并未带来BOSS直聘的亏损缩小。自2019年至2021年,净亏损分别为5.02亿元、9.41亿元、11亿元,总计三年亏损约25亿元。

2022年上半年,公司的部分开支在减少。其中,销售及营销费用较去年同期减少20%,不过仍然花了9.21亿元。

不过,观察人士称看似今年营销费用缩小,实则是因为去年7月为配合网络安全审查暂停新用户注册,直到今年6月29日才重新恢复。在此期间,随着BOSS直聘调整营销策略,导致广告费用减少3.75亿元。

BOSS直聘的收入主要来自对付费企业客户提供在线招聘服务。招股书显示,BOSS直聘按贡献收入将客户分为三类:KA客户(12个月内贡献收入超过5万元及以上),中型客户(5000元至5万元),小型客户(小于5000万元) 。

此前小型客户是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2019年,来自于小型客户的收入占BOSS直聘B端企业总付费金额的比重接近50%。

近几年,中型客戶占比上升甚至超过小型客户,贡献接近4成收入。而KA客户贡献收入也已经到了2成左右。

2014年之后伴随“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浪潮,一大批中小企业应运而生。传统的招聘渠道对它们并不“友好”,BOSS直聘正好满足了大部分市场需求。

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6月30日,BOSS直聘服务的企业中84.6%的企业员工人数少于100人。

依赖“下沉市场”,BOSS直聘也“扶摇直上”。只是,有利也有弊。相较于大中型企业,小微企业的招聘需求和频次低,对高阶付费服务的需求更低。并且,小微企业平均寿命为2.5年,带来营收的不稳定性 。

-3-

一边要服务招聘市场,一边要讨好资本市场

据灼识咨询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人力资源服务市场规模按收入计算为6608亿元,预计未来5年市场规模复合年增长率为16.4%。而招聘服务市场又是中国人力资源服务市场的主要分部,处于价值链上游,增长更快。

2021年,中国招聘服务市场的规模按收入计算为2021亿元,预计将在2026年达到人民币4767亿元,2021年至2026年的复合年增长率为18.7%。

尽管市场前景很广阔,具有较大增长潜力,但是对于BOSS直聘未来无论是向上高端“职场社交”,向下下沉“圈层兼容”,发展空间都将受到来自各方的挑战。

尤其是中高端人才市场,已不再是仅通过投简历来获得入门卷,更多的是依靠人脉之间的职场信任和推荐。而在中高端招聘市场上,前有主打“职场社交”的脉脉,后有凭借“高端猎头”稳占一角的猎聘。

此外,行业新进入者也在不断增多。比如,今年1月快手就上线了招聘平台“快招工”,主打直播招聘。“快招工”主要服务于矿工人、农业工人、建筑工人、码头工人、销售等蓝领人群。

近几年,蓝领人才在线招聘市场规模高速增长。有研究称,蓝领招聘市场预计到2025将达1284.6亿元,是白领招聘市场规模的1.5倍。

据统计,白领平均24个月才换一次工作,而蓝领一年的主动求职高达4-5次。只是,相较于白领、金领线上招聘的渗透率51%、31%,蓝领仅有13%。

各大在线招聘平台对蓝领市场都是“垂涎欲滴”。BOSS直聘也寻求用户全覆盖。

截至2022年6月30日,白领和金领用户、蓝领用户和学生用户分别占BOSS直聘求职者用户群的百分比分别为54.5%、29.3%及16.2%。

蓝领用户占比相较于去年同期微升,待挖掘空间却很大。

只是,随着求职者更加灵活分散,平台的服务难度也在变大,尤其是给审核带来了更大的压力。稍有不慎就可能生出事端甚至悲剧,引发舆情。

“李文星事件”就曾掀起轩然大波。2017年大学毕业生李文星通过BOSS直聘求职却陷入传销组织,后不幸身亡。此外,近几年BOSS直聘频频被爆出存在“情色招聘”的案例,也都曾引发舆情。

今年7月28日,BOSS直聘发布《2022年二季度平台治理与服务公报》。报告显示,平台针对大学生、蓝领、灵活就业人群上线了多项加强保护的技术举措。除了重点人群的特别保护措施外,针对这段时间求职招聘的常见风险,BOSS直聘利用AI技术、实地走访等方式开展了多个专项治理。

当然,随着用户越多,公司越大,面临各方面审视也更多。比如,网络上就有不少用户反应BOSS直聘“割韭菜”,收费越来越贵。

显然,一边要服务好招聘市场,一边要讨好资本市场,BOSS并不轻松。

.END.

图片来源|网络

如果您还希望阅读更多深度内容,也可以关注直通北交所(ID:tobse666)官方公众号。从这里,一起走进北交所。

版权声明:直通北交所平台上除来源为“原创”的文章外,其余文章均来自所标注的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或来源方所有,且已获得相关授权,本平台不拥有其著作权,亦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本平台中有涉嫌侵权的内容,可联系客服进行举报,一经查实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0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评论区

快来抢沙发~~
  • 北证50
  • 科创板指
  • 创业板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