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GC那么多,抢你饭碗的不缺AIGC这一个?

36
创头条

1.1.1.jpg

作者|杨文 

编辑|六耳

来源|创头条

近来,AIGC火得一塌糊涂,投资圈谁人不知此概念基本就算落伍。

通俗来说,AIGC即“人工智能自主生成内容”,是继UGC(用户生成内容)、PGC(专业生产内容)、OGC(职业生产内容)之后又一个新型的GC。

今年百度世界大会上,李彦宏断言,“AIGC 或许将颠覆现有内容生产模式,实现以‘十分之一的成本’,以百倍千倍的生产速度,去生成 AI 原创内容”。

曾经的人工智能还只是“天然愚钝”的玩物,如今它已经去玩艺术了,而且比很多人玩得都溜。在AI加持下,用户只需输入几个关键词,一幅精美画作或一篇论文就瞬间出炉。

“AI杀死艺术家”一时甚嚣尘上。越来越多职业的打工人开始惶恐、愤怒,严防死守,只不过技术变革的车轮从来不会因为碾到谁而停下。

-1-

从AI作画到ChatGPT

今年8月,在美国科罗拉多州博览会艺术比赛上,一幅名为《太空歌剧院》的作品拔得头筹。

此画气势恢宏、笔触细腻。富丽堂皇的巴洛克歌剧院舞台上,几位身着华美戏袍的演员远眺着画面中央的“圆窗”,窗外隐约可见另一个未知的世界。画面光影交错,明暗有致,颇具法国象征主义画家古斯塔夫·莫罗的风采。

然而,让人讶异的是这幅作品并非直接由人类所画,而是一名没有任何绘画基础的参赛者借用AI绘图工具通过“文字游戏”,输入题材、光线、场景、角度、氛围等关键词最终完成。

一石激起千层浪。艺术圈众说纷纭。

不少艺术家和创意界同行指责这是“钻规则空子”,悲叹艺术即将消亡。“如果连最具创意的艺术工作都无法避免被机器吞没,那其他高技能的工种也岌岌可危。到时候,我们又能剩下什么呢?”

美术专业的学生也很崩溃,“努力学画画十几年,AI一出现,几秒钟就搞定了”。

面对诸多争议,此画创作者Jason不以为意,声称自己没有破坏任何规则。虽然是AI画图,但是他在构思方面也是煞费苦心。

为了给AI绘画软件提交尽可能精确具体的指令,Jason用了一个月的时间,不停地修改关键词,创作了100多张作品。

他从中选出了自己最喜欢的三张图,用GipaPixel AI将图片清晰化后,又用Photoshop进行微调,最后才打印在画布上。

Jason甚至在社交媒体上写道,“艺术已死,朋友们。AI赢了,人类输了。”

其实,AI玩得溜的不只是绘画,还有文字、音视频、代码、机器人动作等多种内容形式。

例如,有网友给出《马斯克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这个标题后,AI下笔如有神,刷刷几下不仅蹦出了一整套大纲还科普了马斯克的生平、诺贝尔奖的“颁奖经验”,就连“马斯克第二次获奖”的细节都编得有模有样。

更离谱的是,当网友输入《穿不同材料的裤子对猫上厕所有什么影响》标题时,AI都把实验做好了,更别说论文摘要、致谢、降重了,全给整得明明白白。

这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估计是很多人的福音。

再如,AI圈新贵OPenAI年底推出的ChatGPT,本质虽是一款“聊天机器人”,但它的功能已强大到让人惊叹——玩梗、写诗、找bug,甚至还能自己输入关键词指导自己作画。

一位MBA老师提问ChatGPT管理学题目,它比学生回答得还专业,以至于让老师都感慨再也不能布置可以带回家的作业了。

还有网友被误开停车罚单,请ChatGPT帮忙写解释信。ChatGPT几秒完成,不仅把前因后果叙述得清清楚楚,态度还真诚礼貌。有趣的是,区域市政局收到此信后竟然回复了,还直接取消了罚单。

曾经,AI还被嘲讽为“狗屁不通生成器”,时不时“智障”一下。然而,随着大模型的发展,AI文本理解能力与逻辑推理能力大幅提升。它的心智已经接近甚至在某些时候超过人类。

-2-

AIGC让艺术家无路可走?

毫无疑问,AI的强大让人类产生了恐惧,尤其是怕丢了饭碗。

与当年AlphaGO横扫围棋界被各国棋院“封杀”的剧情如出一辙,一些日本画师在推特上发起了#使用禁止#的话题,禁止AI学习自己的画风。甚至有很多画师删除了自己在网络上公开的画作,防止自己成为AI的素材。

那么,AI真的会让艺术家无路可走吗?

就目前来看,得出“艺术家下岗”这个结论恐怕还为时尚早。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虽然AI生成图像在整体光影、结构以及色彩上的表现无可挑剔,但是很多细节经不起推敲。

由于没有人类绘画的基本逻辑支撑,AI作画看不出绘制的前后顺序,细节上也呈现出色块堆积、过度不自然和线条粗细变化不均匀等问题。

另外,AI生成图像是依靠有文字描述的图片数据,而文字往往难以描述细节之处。比如要生成“吃拉面”图像,AI在处理人物、手指、面条和筷子等线条时极有可能会翻车。

有画师尝试AI绘画,体验并不尽如人意。电脑30秒就能生成一张图片,但是几百张图片里挑不出一张能用的;细节上频繁出现常识性错误,手与围巾常常连在一起,还得人工修改。这就导致AI作画还不如自己画得快。

再加上,艺术的价值在于独特性和稀缺性,随着AI绘画工具的开源,千篇一律的工业化画作铺天盖地,“纯手工”“零AI”在未来反而会成为卖点。

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创作领域。

AIGC可以写诗、写小说、写电视剧对白,然而目前也只是停留在浅层次的文字捕捉上,有时生成的文字冗长且无用。

例如,百度“数字人”度晓晓在高考语文写作中虽然获得48分的成绩,击败了75%的考生,但是文章立意较浅、辞藻堆砌,还时不时蹦出"yyds"等网络用语。

-3-

让子弹再飞一会儿

AIGC备受追捧的同时,技术的两面性也引起人们的警惕。目前,AIGC仍面临版权争议、技术伦理等方面的挑战。

以如今最流行的AI作画为例,侵权现象屡见不鲜。

一位韩国画师直播作画时,有观众趁机将直播中的半成品画作截图,再通过AI作画工具进行细化,抢先在社交平台上发布。

更绝的是,这位观众明明借用了画师的创意却反过来指责画师抄袭了自己的“作品”。

还有不少用户已经开始用AI绘画工具赚钱了。

有网友在社交平台上兜售AI绘画作品,6幅画卖了1200元,“一分钟赚200块”,快钱赚到飞起。还有博主用AI绘画工具进行改稿服务,比如AI照片转动漫、AI二次元形象定制等;更甚者,有人直接卖起了生成图片的“关键词”。

最让画师们愤怒的是,有人在AI绘图图像上标注“版权声明:商用请联系授权”、“二创转载要注明出处”。

AI绘画就是“缝合怪”,把不同元素的素材“缝合”在一起,东拼西凑成一幅画,明明就是“照模子抄”,还抄得这么理直气壮,这让不少画师气不打一处来。博主@哆啦小熙就晒出对比图声讨,“别逮着我一个人抄啊。”

由于行业刚起步,在法律层面AI作品的版权归属还未有明确界定,AI侵权屡见不鲜,但法律空白与滞后,令原创者对维权感到无能为力。

现阶段,画师们也只能抱团发声,并在自己的画作上打上厚厚的水印,以此避免被AI绘画抄袭。

此外,部分开源的AIGC项目还出现创作伦理的问题。

例如,部分数据集系统在网络上抓取患者就医照片进行AI训练,并且未做打码处理,直接侵犯病人的隐私。

还有些用户利用AIGC生成虚假名人照片等违禁图片,甚至会制作出与血腥暴力相关的画作。

正如保罗·莱文森所言:任何技术都是刀子的翻版。AI技术带来蓬勃生产力的同时,也附带着各种伦理挑战。究竟如何应对呢?不妨让子弹再飞一会儿,人类需要时间思考。

.END.

图片来源|摄图网

如果您还希望阅读更多深度内容,也可以关注直通北交所(ID:tobse666)官方公众号。从这里,一起走进北交所。

版权声明:直通北交所平台上除来源为“原创”的文章外,其余文章均来自所标注的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或来源方所有,且已获得相关授权,本平台不拥有其著作权,亦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本平台中有涉嫌侵权的内容,可联系客服进行举报,一经查实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0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评论区

快来抢沙发~~
  • 北证50
  • 科创板指
  • 创业板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