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湖南商人张核子和他掀起的核酸“风暴”

44
创头条

2.png

作者|史慧芳

编辑|六耳

来源|创头条

这两天,全网都在寻找张姗姗,一个拥有超过30家核酸检测公司的神秘人士。

兰州“假阴性”事件涉事机构兰州核子华曦实验室有限公司的监事张姗姗,关联着全国多家医学检测和基因科技公司。这些公司分布于北京、武汉、厦门、南宁、深圳、哈尔滨、重庆等地。

这位神秘人的身份至今扑朔迷离。有人说她是一名大学生,也有说人她是一名普通职员,还有人猜测她是张核子的千金。

张姗姗担任监事的这些医学检测或基因科技公司关联企业背后的大Boss,是深圳核子基因有限公司(下称“核子基因”)创始人张核子。随着疫情爆发,核子基因的核酸检测业务也在全国范围内迅速支棱起来。

吊诡的是,核子基因旗下的核酸检测公司多次闹出“乌龙”或结果出错,却依然能在各地高歌猛进。如今,它已经开始筹划上市。

不仅是核子基因,一批核酸检测公司已经或正在实施上市大计。只是,监管层严监管的势头已然明显,核酸检测公司上市恐越来越难。

-1-

核子基因的核酸商业版图

一根棉签搅动天下诸喉,使得有人利令智昏,有人颠倒阴阳。

11月25日,兰州市卫健委通报了一起“假阴性”事件。兰州核子华曦公司的工作人员误将核酸结果异常的人错报成阴性,造成转运过程中的混乱。

这家刚成立3个月的核酸检测机构,注册资本1000万元,实缴0元。公司主要人员仅有执行董事兼经理崔连和监事张姗姗。

检索发现,张姗姗关联了36家公司,其中大部分都经营着核酸检测业务。最近成立的一家是西宁核子华曦医学检验实验室有限公司,刚于11月12日开张。

张姗姗在这些公司中不占股份。股权穿透后,这些医学检验实验室背后大股东都有核子基因的身影。

工商信息显示,核子基因成立于2012年4月,注册资本为3707.42万元,法人代表为张核子。共有11位股东,包括4名自然人股东及7位机构股东。

其中,张核子持有核子基因64.73%的股份,巴颖持股12.1%。而深圳市红业实业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深圳大鹏展翅他铺子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深圳市红钰资本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均持股超4%,为前三大法人股东。

自2020年以来,借着疫情红利,核子基因开始转型做核酸检测业务。2021年公司对外投资速度明显加快,新开设8家公司。

即使是在大家生意最难做、疫情最艰难的2022年也没停下脚步。

今年以来,核子基因共注册16家医学检验实验室,注册时间大多集中在近3个月。最生猛的是10月份,一口气在珠海、泉州、厦门、银川、太原、青岛、大连、海口连开8家公司。

今年5月,一篇宣传文章中提到,“全集团已承担4亿人的核酸检测,检测量排名全球前三。”

据官网介绍,目前核子基因共有全资子公司64家,标准实验室50所。疫情相关业务覆盖45座城市,核酸检测累计超7亿人次。

核子基因的医学检验实验室多冠以“核子华曦”字样,注册资本在500万元至3000万元不等,大部分是核子基因100%控股,也有个别的是深圳核子华曦医学实验室或深圳、沈阳等地的核子基因科技公司全资所有。

随着核酸检测业务逐渐形成庞大的规模,核子基因的业绩也实现了腾飞。

疫情之前,核子基因年营业额一般在4亿元左右。2020年,其营收达到十几亿。其中,新冠病毒核酸检测业务贡献占比80%。

在核酸业务的初期,凭借着在二三线城市大举扩张,核子华曦赚了第一桶金。在圈内人士口中,张核子忽然变得高调,“买豪车,纸醉金迷,不藏富”。

2019年夏天,张核子曾在深圳某风景区的别墅里宴请宾客。那里更像是庄园,有泳池、豪车和停机坪。有来客问及别墅用地问题,张核子答已经取得房产证。

自2022年5月以来,单检价格降至16元以下,混检降至5元以下,假设核子基因做的全部是混检,按完成7亿次核酸检测算,保守估计这三年创造收入数十亿元。

然而,快速扩张是把双刃剑。这样一家关联机构遍布全国的核酸检测机构,如今却成为全民口诛笔伐的对象。

除了兰州核子华曦实验室之外,其他城市的核子华曦实验室曝出多次处罚记录:

2022年4月、5月、7月,深圳核子华曦因违规操作,被深圳卫健委分别罚款2万元、5万元和3500元;2022年5月,因违反个人信息保护法,被深圳市公安局南山分局处罚;

2021年5月,杭州核子华曦因为消毒流程不规范被杭州滨江区卫生健康局给予警告处罚;

2021年1月,济南华曦医学检验有限公司因“谎报隆尧县核酸检测结果”被通报;2020年4月,因未将感染性医疗废物置于专用包装物,济南被济南卫健委警告、罚款。

屡次违规被罚,核酸检测生意反而越做越大。这个张核子到底什么来头?

-2-

靠基因检测起家

随着张核子和他的“核酸版图”浮出水面,关于他背景的各种传言在网络疯传。

对此,多位当事人均出面澄清,并表示已经报警。

公开信息显示,张核子出生在湖南永州的一个普通人家。其父是一位中学物理老师,给他取这个名字是想让孩子成为科学家。他还有两个弟弟,分别是张电子和张原子。

其弟张原子是广东小螺旋生物医药科技公司和北京小螺旋基因科技公司股东,也从事基因行业。

在一些宣传类的材料中,对张核子有着全方位的介绍:

1990年,张核子考入中国医科大学,成为我国第一批DNA鉴定研究生。毕业后深圳市公安局以高新技术人才引进到深圳市公安局工作,筹办中国最早的DNA鉴定中心。而后离开公安局,自主创业成立深圳市红石别墅装饰公司,并从中赚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2012年,张核子成立了核子基因,主要做辅助司法案件破案、亲子鉴定、遗传病筛查、儿童天赋筛查等各类基因检测。

据张核子称,自己发现了FGA、DXS8377和VWF三个基因,并在国内外科学期刊《生物技术世界》《中国肿瘤临床》《中国法医学杂志》共发表50余篇论文。

张核子和巴颖为夫妻关系。两人是同校不同届的校友。巴颖曾任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主治医师,目前为深圳市女企业家商会副会长,同时担任核子基因董事长。

彼时,正值中国基因检测增长最快的时候。只是基因检测本身是充满争议的业务,张核子把公司业务包装成 “健康管理”,在全国开了不少实验室。

张核子曾豪言,“97%的基因检测公司不靠谱,3%靠谱,我要做3%。”

张核子也说过自己的人生目标之一,是“让基因技术渗透到老百姓的生活中,让人类的寿命延长10岁以上”,“在全国布局100家实验室,10000家核子基因健康中心”。

2017年末张核子接受《超越》节目采访时,称全国已有44家子公司,29家实验室,公司总部设在深圳南山智园。

核子基因发展得如此迅速,秘诀在于引入加盟模式,2016年其启动基因行业的“百牌万店”加盟计划,以平均每年发展500名代理商的速度在全国扩张。还专门建了一个招商加盟网站。


在核子基因集团的招商页面上,写有“加盟基因检测,‘钱’景无限”的广告语。“钱”字被放大且为醒目的金色。下方有一行小字:无需加盟费、0基础、国家重点扶持。

截至2021年,核子基因在全国已有近2000个代理商。

如今,核子基因的业务包括无创DNA产前检测、HPV等基因筛查、癌基因早期检测、全基因组测序、天赋基因检测等、亲子鉴定、新生儿基因身份证等。

据上观新闻报道,2019年,位于长沙的核子基因检测机构推出“天赋基因”检测项目,售价达8550元。不过也有专业人士称,儿童天赋并不能单靠基因检测进行准确预知。

2017年深圳卫视曾报道核子基因的一次错误亲子鉴定,导致当事人婚姻破裂,而他们对此的回应则是“文书样本放反了”。

除了核酸检测造假屡被“抓包”之外,核子基因旗下的子公司也屡出事端。

2021年,广东华曦法医物证司法鉴定所及张核子、杨璐瑜,被广东省司法厅给予警告处罚;2017年,该法医物证司法鉴定所,因违规跨省设立司法鉴定接案点,被广东省司法厅警告。

2018年,因广告违法,核子基因被深圳南山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20万元。

2019年,湖南核子基因科技有限公司因旗下推出的“儿童天赋基因检测”项目,宣称能检测艺术天赋、智商、情商等25项检测,被认为涉嫌虚假宣传,被当地市场局立案调查……

如此一家丑闻不断、屡次违规的公司,正梦想着上市。公司多处宣传材料显示,“核子基因科技投资3亿元,IPO上市计划正式启动”。

其实,眼下想上市的核酸企业也并非只有核子基因一家。

-3-

核酸检测公司上市被按下“暂停键”

抗疫三年,百业受累,唯独涉疫企业逆风起飞,赚得盆满钵溢。核酸检测行业即是如此。

从一些核酸检测机构的财务数据看,确实吊打众多看似高大上的上市公司。

有媒体统计,今年上半年,国内104家新冠检测(相关)上市公司营收达2500亿元左右,同比增长37%;净利润达648亿元,同比暴增76.6%。

踩着疫情红利最后的尾巴,不少核酸检测公司加快了IPO上市步伐。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有13家核酸检测企业正排队上市:菲鹏生物、英科新创、达科为、致善生物、凯实生物、中翰生物、雅睿生物、铄华生命、微策生物、瑞博奥、全式金、翌圣生物、爱康生物。

其中,菲鹏生物、康为世纪、达科为、至善生物、瑞博奥5家已过会。除了康为世纪于10月登陆科创板上市,其余公司上市进程尚停留在过会或提交注册阶段。

这些公司中,康为世纪的业绩排名靠前。今年前三季度实现1.45亿元净利润,同比增长68.05%。虽然赶不上2020年的1105.55%,但已远超2021年底的16.36%。

尚未上市的公司中,菲鹏生物业绩体量最大,2021年净利润15亿元。其早在2022年3月便提交了注册申请,至今未获准上市。

9月6日,致善生物IPO首发申请获通过。2022年上半年,其营收2.48亿元,净利润为0.66亿元。

10月27日,瑞博奥成功过会。其2022年中报的净利润为0.5亿元,不及2021年底该数据的一半。


虽然业绩有所回落,“核酸造富”仍在继续。当这些公司决定鸣锣上市,市场上的质疑声也不绝于耳。

10月14 日,达科为提交创业板注册申请,距离挂牌上市仅差临门一脚。一直未收到监管回复,却先因几条新闻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

首当其冲的是其核酸检测企业的身份。过去三年,达科为的业绩实现爆发式增长,但其核酸检测业务占比不超10%。2022年上半年共卖出2145万支核酸采样管,赚了4190万元。

其实,最大的问题出在两位股东上。一位95后女生吴映洁是公司实控人,另一位00后何政龙是第五大股东。这在A股历史上并不多见。

吴映洁是创始人吴庆军的女儿,目前仍是一名大学生。而何政龙是公司副董事长何俊峰的儿子。

当广大95后、00后还在为工作、学习发愁时,有同龄人已坐拥一家上市公司。 

这些信息引起了交易所的注意。11月21晚,沪深两大交易所齐发文,称高度关注涉核酸检测企业的上市申请,坚持从严审核。

监管层面的趋严,翌圣生物被第一个开刀。11月23日,IPO上会前夕,科创板取消了对其发行上市申请的审议,打响了暂停IPO的“第一枪”。

可以预见,未来核酸检测相关公司想要在A股上市,将会受到全方面多角度的审视。

市场普遍认为,依靠新冠疫情类产品产生销售收入并不具备可持续性。尽管目前财务报表还算靓丽,未来不排除会产生大量坏账。 

特别是进入2021年之后,随着国家将核酸检测费用正式被纳入医保财政,相关产品的单价、毛利逐年压缩。

何况,核酸检测纯粹是疫情的红利,并不算高科技。此类公司上市,也不符合资本市场对实体经济和战略性新兴产业支持的定位。

如今A股27家主业为核酸检测及核酸检测材料生产的上市公司中,疫情期间上市的达13家,占比接近一半。

此外,涉核酸企业上市也存在市场拷问。资本市场对于企业的估值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对公司未来的预期。当疫情结束,核酸检测公司靠什么赚钱?

如果一些核酸检测机构一边“出错”,一边急于IPO割韭菜,吃相未免也太难看了。

.END.

图片来源|摄图网

如果您还希望阅读更多深度内容,也可以关注直通北交所(ID:tobse666)官方公众号。从这里,一起走进北交所。

版权声明:直通北交所平台上除来源为“原创”的文章外,其余文章均来自所标注的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或来源方所有,且已获得相关授权,本平台不拥有其著作权,亦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本平台中有涉嫌侵权的内容,可联系客服进行举报,一经查实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0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评论区

快来抢沙发~~
  • 北证50
  • 科创板指
  • 创业板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