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乌镇饭局散场,新厂长们走到舞台中央

32
创头条

1.1.1.jpg

作者|史慧芳

编辑|六耳

来源|创头条

机器人给人画像、用“眼球”打字、5分钟筛查阿尔茨海默症、动动手指就能在街头乘坐无人驾驶车……

刚刚结束的2022年世界互联网大会上,“黑科技”令人眼花缭乱。

这场盛会在乌镇已走过9个年头。曾经一众互联网大厂厂长在这里高谈阔论,畅想未来。“乌镇饭局”更是为人反复说道。如今,初代厂长们渐次隐退,新厂长们走到舞台中央。

-1-

新厂长亮相,话题更“实”

此次乌镇大会一次性齐聚阿里张勇、京东徐雷、B站陈睿、小红书瞿芳、特斯拉陶琳等,初代厂长中只剩下搜狐张朝阳、网易丁磊、360周鸿祎。

今年赴乌镇之约的这些大厂厂长们所谈论的话题也更“实”。

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勇提出“始终扎根实体经济”。京东CEO徐雷谈到,“京东是兼具实体企业基因和属性、数字技术和能力的新兴实体企业,从实体中来到实体中去”。

除了回归实体经济,元宇宙等硬科技也是大佬们的兴趣话题。

网易丁磊谈到,中国是全世界最可能实现元宇宙的国家,根本原因在于我们是全球研发第二大国,技术底子硬。同时,中国也是全球唯一一个拥有全产业链的国家,工业、教育、文旅等产业都有亿万级的市场,是虚实融合发展最好的实验田。

其实,自从去年网易云音乐上市,丁磊就过了一把元宇宙的瘾。敲钟仪式上三个丁磊同时完成这一动作,其中两个是虚拟人。这都是基于网易“元宇宙”的下一代互联网技术架构。

小红书创始人瞿芳也表示,每次大的技术革新时,互联网创业企业都愿意在前沿做尝试。不管是元宇宙、Web3.0,未来一定有越来越多的应用场景。

然而,经历了中国互联网各个发展阶段的搜狐张朝阳认为,“一个新概念在某一个时间段被炒得很热时,创业者应该抱着狐疑的态度”。

张朝阳已连续9年到乌镇,是为数不多坚持赴约的互联网大厂老厂长。他也自称是“中国互联网的化石”,从Web1.0的群雄逐鹿时代活跃至今。

“搜狐还是足球场上的一个队员,也只有队员才能来参加乌镇大会。”他毫不避讳地谈到搜狐尽管已被边缘化,但是还会回来。

张朝阳始终没放弃带领搜狐重回互联网中心的雄心。今年上半年,他的物理课走红网络,也让搜狐视频狠赚了一波流量。

周鸿祎也谈到了他在直播间的心得,尝试之后才发现“这碗饭不是一般人能吃的”。bilibili董事长兼CEO陈睿则表示,要带领360万月活UP主走向世界。

-2-

饭局不再,初代渐隐退

最贵的“饭局”总是会被关注。国外曾有“巴菲特慈善午餐”,国内曾有“乌镇饭局”,都是被媒体反复提及的场子。

如果把时针拨回五年前,在被称为“互联网最值钱饭局”的“东兴局”上,曾聚齐一众互联网大厂厂长谈笑风生,觥筹交错。

2014年11月,第一届互联网大会在乌镇落幕。作为国内首个来自互联网行业的中国首富,网易丁磊叫上8个老男人走进乌镇52号民宿“津驿客栈”。9个人拼了两张桌子,留下了那张名场面的照片,厂长们围着一张简陋的长桌面带微笑,随意落座。 

彼时,移动互联网刚起步,传统互联网方兴未艾,PC时代的互联网巨头们组成了第一代乌镇饭局。这个时候虽然处于互联网上半场厮杀中,每个大佬都志得意满。

自此这场每年一次的大佬集会引发各方关注,也成为一段时间内中国互联网科技圈的风向标。

2015年,丁磊的饭局阵容变成11人。2016年,美团王兴、搜狐古永锵等加入,饭局人数增加到17人,两张餐桌变成了三张餐桌。

直到2017年,这场饭局首次出现大变化。这一年,互联网大佬们先是参加了丁磊的饭局。之后不久,王兴、刘强东相继离席组成了东兴饭局。

“东兴局”上,马化腾坐C位,刘强东与王兴分坐两旁,快手宿华、字节张一鸣、小米雷军等人齐聚,笑意盈盈。

这一年是中国互联网行业的高光之年,行业肆意生长接近尾声。两家中国互联网大厂的总市值挤进全球榜单前10。

然而,饭局之外该打还是照样打,只要面上不伤和气就行。那时候,流量仍是王道。

随着互联网行业发展走入深水区,“无序扩张”被摁下。连带着乌镇的“科技界春晚”也由热闹走向沉寂,熟悉的身影渐渐稀少。

如今,除了张朝阳之外,雷军还算得上比较活跃。今年8月,他做了一场题为《穿越人生低谷》的年度演讲,回顾了自己当年在BBS结识马化腾和丁磊,还差点花一千万买下网易的故事。

铁打的乌镇峰会,流水的饭局。

-3-

寻求破局,寻找新归属

“乌镇饭局”从热闹到沉寂背后,也伴随着互联网行业流量增量见顶,存量搏杀的过程。

近几年来,随着消费互联网时代向工业互联网时代转变,反垄断利剑的惊鸿几瞥也着实惊醒了巨头。再加上疫情及政策的影响,互联网大厂们的市值几番回撤,业绩也不再高歌猛进,似乎“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

最新的富豪榜显示,农夫山泉董事长钟睒睒以4550亿元的身价再次成为中国首富。紧随其后的是财富值为2450亿元的字节跳动张一鸣和财富值为2300亿元的宁德时代曾毓群。 

如今,张一鸣成了身家最贵的互联网大佬。回想五年前,抖音刚上线一年,字节跳动旗下最出名的产品还是今日头条。如今抖音日活用户超6亿,5年间张一鸣身价涨了近10倍。

互联网行业经历几番洗牌,曾经笑傲江湖的大厂厂长们财富暴跌。然而,脚踏互联网和养猪两只船的丁磊身价却暴涨14%,财富位列第六,也是少数保持正增长的大佬。

“猪茅”牧原股份实控人秦英林、钱瑛夫妇也在此次百富榜中排名第八,排在马云和黄峥之前。

如今丁磊和秦英林、钱瑛夫妇都靠着“二师兄”实现财富值暴涨,不少网友直呼“养猪比搞互联网更赚钱”。

阿里巴巴也要“扎根实体经济”,并加大对硬科技的投入。据媒体报道,阿里系今年共投资28个公司,其中实体经济超过一半,涉及赛道包括先进制造、医疗健康和虚拟活动等。

今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也是世界互联网大会国际组织正式成立后的首届年会。

从“互联网之光”博览会展示的最新产品应用,到世界互联网领先科技成果的发布,再到多场论坛的热烈讨论,6G、人机交互、工业互联网、网络安全、数字孪生等成为高频词汇。

虽然江湖风云变幻,数字技术几经迭代,但是互联网行业还在。初代厂长们已经毕业,继任者们仍在寻求破局,寻找新归属。

.END.
图片来源|网络

如果您还希望阅读更多深度内容,也可以关注直通北交所(ID:tobse666)官方公众号。从这里,一起走进北交所。

版权声明:直通北交所平台上除来源为“原创”的文章外,其余文章均来自所标注的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或来源方所有,且已获得相关授权,本平台不拥有其著作权,亦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本平台中有涉嫌侵权的内容,可联系客服进行举报,一经查实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0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评论区

快来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