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新官”马斯克上任后的三把火

59
创头条

1.1.1.jpg

作者|杨文

编辑|六耳

来源|创头条

大洋彼岸的“马首富”确属顶流,他的任何风吹草动都能成为全球媒体的头版头条。

前不久,马斯克与推特的“世纪拉扯”终于上演大结局,马斯克硬是以440亿美元的天价拿下推特。

一上任,马斯克就开始大刀阔斧的改革,一方面解封账号、清理虚假账号,捍卫推特言论自由;另一方面想尽办法开源节流,又是裁员又是“蓝V认证”付费。

马斯克一顿操作猛如虎,不禁也让人好奇蓝色小鸟将何去何从?

-1-

打了场裁员“闪电战”

当地时间10月26日,马斯克身着黑色T恤,端着陶瓷洗手盆,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走进推特大楼。马斯克以高调的出场方式向世人宣告,从此推特姓“马”了。

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就是“血洗”推特高层。

马斯克入主推特后就立马解雇了推特的CEO阿格拉瓦尔、CFO西格尔,法律政策主管加德和法律总顾问艾格特,基本上是一窝端了。

据悉,当时CEO和CFO正在推特大楼里工作,马斯克直接派保安将他们“护送”出门,丝毫不留情面。

俗话说:一朝天子一朝臣。

赶走了一群高管,马斯克开始安插“嫡系部队”,带领50多名特斯拉员工加入推特,其中大多数是 Autopilot部门的软件工程师。

马斯克的这帮亲信们最大的任务,就是监视推特员工的工作状态以及推特的产品水平,以协助马斯克进行史无前例的大裁员。

马斯克要求推特员工默写代码,还命令各部门的经理对手下员工进行价值评估,对公司贡献不多的就辞退。

推特员工为保住饭碗,疯狂卷起来了。有员工已经连续工作了7天,每天12小时在办公室,用实际行动践行了“007”。

经理们的日子也不好过,因为马斯克的“嫡系”也对他们进行估值。

产品管理总监Esther Crawford晒出一张在办公室打地铺的照片,忍不住发牢骚,“当你的团队为了赶上最后期限而夜以继日地工作时,有时你会在工作的地方睡觉”。

即便如此,该来的还是要来的。上周五,马斯克正式大裁员,50%的员工将失业。

“精明”如马斯克,为了防止被裁员工耍赖皮、破坏推特系统和数据安全,马斯克的手段可谓是“稳准狠”。

上周五一大早,马斯克就发了一封全员邮件,办公室已封,工卡失效,所有人都不要来公司上班,即使在路上的也要打道回府,在家中接受命运的安排。

就这样,灭霸一个响指,“清洗”了一半员工。

不过,马首富虽然无情,但是在钱上也算是大方。

对高层,马斯克共支付超过2亿美金的“遣散费”;对被裁员工,马斯克也发放了三个月的工资,“比法律规定的多50%”。

有人痛快地卷铺盖走人,也有人不甘心想讨个说法。

一群员工联合起来提起集体诉讼,指控推特在没有给予足够通知的情况下启动大规模裁员,违反联邦和加州法律。

更尴尬的是,马斯克疯狂大裁员还裁错了。其中一部分人是被错误解雇的,其他人则是马斯克想开发的新功能需要他们的工作和经验。

推特已联系数十名被裁的员工,请他们重返工作岗位。但不少员工心灰意冷,不想再回伤心之地。

马斯克这场裁员“闪电战”打得可真是仓促且混乱。

-2-

为自己也为兄弟四处出刀

马首富“有钱任性”,一天之内裁了约3700人,不仅砸了巨款,还冒着被骂、被起诉的风险,干这么费力不讨好的事,马斯克究竟图点啥?

实际上,推特的实力远配不上野心,收入增长缓慢,业务缺乏创新,过去10个财年就有8个财年出现亏损。

业绩如此拉垮,推特还不停招人。即使疫情期间,推特也大规模增加员工数量。截止裁员前,推特有大约7500名员工。

推特要想健康运行就只能降本增效。马斯克也很无奈,发推文称,“当公司每天亏损超过400万美元时,这别无选择”。

推特联合创始人杰克·多西也来道歉:“我应该对他们(过去和现在的员工)如今的处境负有责任,毕竟是我让公司扩张得太快了。”

如果说大规模裁员是为了“节流”,那么将高管扫地出门多多少少有点“铲除异己”的意思。

推特联合创始人杰克·多西和马斯克是多年的好哥们。2020年,推特业绩低迷,杰克·多西处境艰难,马斯克公开力挺。

但是去年12月份,阿格拉瓦尔“意图谋反”,带领高层和董事会“逼宫”,硬生生把杰克·多西挤走了,自己上位成了推特CEO。

因为这事,马斯克没少嘲讽阿格拉瓦尔,不仅拒绝加入阿格拉瓦尔的董事会,甚至大骂阿格拉瓦尔“根本不懂如何解决社交媒体平台的问题”。如今,大权在握的马斯克直接将阿格拉瓦尔就地解职。

马斯克早就对推特法律政策主管加德不满了。

一直以来,加德是推特内部的“卫道夫”,负责处理各种危险仇恨言论、政治广告,封特朗普的号就是她的手笔。

然而,马斯克认为加德管理下的推特严重侵犯言论自由,他想把推特打造成一个有包容性的、言论自由的舞台,为了实现自己的蓝图,马斯克一上台就把加德踢出局。

马斯克开除法律总顾问艾格特,则是因为这哥们在收购案中没少给他添堵。

值得一提的是,马斯克赶走的四位高层中,阿格拉瓦尔和加德是印度裔。而在这场“旋风式”大裁员中,印度分部也几乎被“团灭”。原本近200人的体量,直接裁掉90%,最终只留了约12人。

有人猜测,马斯克对印度员工如此不留情面,或许与印度人喜欢“抱团”有关。据消息人士透露,印度裔在推特内搞团团伙伙,破坏了整体工作效率。

-3-

“买推特,抄微信”?

马斯克虽被称为“硅谷钢铁侠”,但本质上还是一个商人,不会做赔本的买卖。为买下推特,他甚至背负了130亿美元的债务和每年10亿美元的利息,尽管嘴上说着“买推特是为了改变它,不是为了利润”,但他怎么可能让自己成为“大冤种”呢?

马斯克对推特寄予厚望:力争到2028年,营收翻五番,增长到264亿美元。同时,改变过度依赖广告的模式,将广告营收从90%降至45%。

为了“搞钱”,马斯克开始了自己的“抄能力”。

第一步,抄“微博”。微博的蓝V认证是付费的,每年费用为300元人民币。马斯克看到了“商机”,也想拓展用户付费。一开始,马斯克打算定价20美元一个月,但这激起了众多名人的口诛笔伐。

反应最大的就属惊悚小说大师史蒂芬·金,“一个月20就为了保住我的蓝V?你们应该给老子钱,如果他真这么搞,我就不在推特玩了。”

更搞笑的是,马斯克还跟他讨价还价了起来,“我们也得盈利,推特不能完全依赖广告商,打个折,一个月8块行不行?“

11月5日,推特正式推出“蓝V认证”的全新订阅服务,会员费降到每月7.99美元。尽管会员费在总营收中杯水车薪,但蚊子腿再小也是肉。

第二步,抄“Tiktok”。Tiktok的日活接近10亿,短视频这个风口实在让马斯克眼红。

收购完成当天,马斯克在推特上发起了一次投票:复活Vine?72%的投票者选了“YES”,但业界都觉得老马疯了。

2012年上线的Vine,曾是推特一款短视频应用,只能发布6秒短视频的设定让它风靡一时,比如大众熟知的“黑人问号脸”,最早就来自Vine。

但随着其他平台的崛起,Vine的用户大量流失,最终被推特关闭。如今马斯克打算把Vine的老代码改装一下,做成一个崭新的内嵌于推特的短视频产品。只不过在强手如林的短视频领域,马斯克想来分一杯羹谈何容易。

马斯克的野心远不止“赚钱”,更是看中了推特的战略价值,这从他想抄微信的“作业”中就能看出来。

马斯克曾表示:“微信很棒,而在中国以外,还没有像微信这样的东西。让我们来抄微信怎么样?买Twitter,抄微信。”

马斯克就是要打造一个集支付、购物和消息传递于一体的“超级应用”,就像微信一样,“吃穿住行都可以用一个软件解决”。

果不其然,这周三马斯克就宣布要把推特搞成一个人们可以在这里购物,甚至提供货币市场账户的地方,网友纳闷,这是要抄支付宝?

有意思的是,说起支付软件,马斯克才是祖师爷。早在二十年前,马斯克就开发了在线支付工具Paypal。时过境迁,马斯克如今计划“copy”支付宝了。

而这个过程,恰恰反映了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历程。

千禧年初,中国的互联网兴起,在美留学的张朝阳、李彦宏等人,靠着“copy”美国的雅虎、谷歌等企业,回国创立了搜狐、百度等,由此成为中国第一代互联网的大佬。

此后中国互联网行业一直跟在美国后面亦步亦趋,QQ、微博、美团、滴滴等企业都能在美国品牌上找到影子。

如今,中国互联网已从模仿者变成了被模仿者,就连《纽约时报》也撰文指出,“中国抄袭美国的时代过去了,在移动领域,美国已经开始抄袭中国。”

例如,亚马逊参考淘宝的直播购物,在APP中添加了Amazon Live模块;Instagram 模仿小红书,推出了测试版购物功能。

“抄袭”微信的也不只马斯克。扎克伯格早在2019年就想把Facebook 打造成“以隐私为中心的通信平台”,并模仿微信支付在印度成功推出 WhatsApp 支付功能;Snapchat这款“阅后即焚”的照片分享应用也悄悄抄腾讯小游戏的作业。

这也正如胡锡进所说,“天下文章一大抄 ”,互相抄来抄去。只不过,这次马斯克理直气壮“抄”微信,未来微信出海可能更难了。

.END.

图片来源|网络

如果您还希望阅读更多深度内容,也可以关注直通北交所(ID:tobse666)官方公众号。从这里,一起走进北交所。

版权声明:直通北交所平台上除来源为“原创”的文章外,其余文章均来自所标注的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或来源方所有,且已获得相关授权,本平台不拥有其著作权,亦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本平台中有涉嫌侵权的内容,可联系客服进行举报,一经查实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0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评论区

快来抢沙发~~
  • 北证50
  • 科创板指
  • 创业板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