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你们说的究竟是不是同一个“元宇宙”?

38
创头条

1.1.1.jpg

作者|王薇

编辑|六耳

来源|创头条

11月1日,工信部、教育部、文化和旅游部等五部委发布了联合编制的《虚拟现实与行业应用融合发展行动计划(2022-2026年)》(以下简称《行动计划》)。

按照该《行动计划》定下的发展目标,到2026年我国虚拟现实在经济社会重要行业领域实现规模化应用,产业总体规模超过3500亿元,虚拟现实终端销量超过2500万台,培育100家具有较强创新能力和行业影响力的骨干企业。

元宇宙圈的打工人为此群情激昂。尽管在此之前他们已经习惯了各省政策的抢先开跑,但是这次毕竟是国家部委层面联合发布的一个虚拟现实产业发展文件,意义自然不言而喻。

以虚拟现实为核心的元宇宙被认为是互联网的新阶段。那么,这一次元宇宙将怎样乘“风”而起?

-1-

招兵买马,争抢红利?

随着互联网存量市场愈发内卷,元宇宙俨然成了下个时代的风口。一边是互联网大厂搞“优化”、推动人才“毕业”,一边却是元宇宙相关人才的火热招聘。

为了加快元宇宙落地,网易曾开启招聘虚拟场景搭建的建造师、虚拟角色的捏脸师等职位。普通应届生40—50万元的年薪,10年经验的资深工程师薪资可达到100—200万元,特别优秀者甚至可以达到400—500万。

这惹得一众打工人艳羡不已,纷纷直呼“现在转行,晚吗?”在微博平台上,#元宇宙#话题阅读次数高达12.2亿次,讨论次数77.9万。

除了“抢人”,元宇宙“炒房”也是一再刷新记录,明星艺人、商界巨贾、公司巨头纷纷加入,花重金买地。名人效应吸引众多玩家,玩家又拉动整体人气活跃度,“地价”水涨船高。

据CNBC报道,2017年元宇宙一个地块均价在20美元,2021年就飙升至6000美元。2021年11月,歌手林俊杰宣布自己在Decentraland平台上购买了三块虚拟地皮,总共花费7万余美元。

同年12月,香港地产大亨CEO郑志刚购入The Sandbox中最大的数字地块之一,希望打造“创新中心”,展示大湾区新创企业的商业成功。这笔交易约500万美元,打破了此前元宇宙发展房地产公司Republic Realm在Sandbox买地430万美元的纪录。

除此之外,普华永道、摩根大通、阿迪达斯、华纳音乐集团、三星等也纷纷出资购买元宇宙的虚拟房产。

自今年6月中旬开始,元宇宙再次迎来小高峰。继Meta、雅虎宣布在中国香港推出元宇宙试点后,仅一周时间就有三家国内知名公司传出涉足元宇宙的消息。

比如,6月20日腾讯内部正式成立了扩展现实(XR)部门,负责建构腾讯XR软硬件业务;6月22日,作为曾经零售界老大哥的国美也想凭借元宇宙实现“18个月重回当初地位”的梦想,将元宇宙确定为集团重要战略方向。

在此之前,三把大火在互联网圈掀起元宇宙的一个高潮。2021年3月元宇宙第一股Roblox在纽交所上市;2021年8月字节跳动90亿收购VR创业公司Pico,布局硬件进军VR/AR领域;2021年10月扎克伯格宣布将公司改名为Meta,并投资150亿美元扶持元宇宙创作。

截至6月末,全球元宇宙市场投资额已超过320亿元,达到去年全年投资总额的2.3倍。而中国元宇宙市场融资金额达54.6亿元。有预计称,到2030年中国元宇宙市场规模将达到GDP的20%。

-2-

内容不够,概念来凑?

在这种预期的带动下,元宇宙已经引得互联网大厂争先恐后,一些中小型创业者乐此不疲。

然而,也有一些听起来让人沮丧的消息。

号称要成为“元宇宙时代的微软”的影创科技在今年8月底被曝欠薪,社保公积金早已断交数月。

这是一家曾获6轮融资的VR眼镜开发的企业,过去想搭乘元宇宙的顺风车,现如今只剩一地鸡毛。元宇宙包含的框架巨大,大厂实力雄厚,有足够的试错成本。反观这些追随风口的中小企业容易半路夭折。

在元宇宙高薪打工致富也没有那么容易。而高价在元宇宙买的房恐将砸到手里了,更别提一夜暴富了。

例如,林俊杰此前购买的三块地约合人民币50万,现如今下跌了八成以上,仅值9万多。

元宇宙分析平台WeMeta的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内元宇宙房地产跌幅达85%,平均价格从今年1月份的每个地块约1.7万美元下降到8月份的约2500美元。整体的销售数量也从去年的1.6万笔跌到今年8月份的2000笔,下降了87.5%。

更让人无言以对的是,这些元宇宙APP的平均同时在线人数上往往让人惊掉下巴。定眼一看,或许只有两位数,不免让人唏嘘。

除了地不值钱,那些明星代言的NFT也一片狼藉。周杰伦的NFT幻影熊,从高峰期的8ETH暴跌至0.31ETH,这还不算以太币自身下滑的身价。

就在上个月,Meta CEO扎克伯格的一场自拍风波,让人不禁觉得在元宇宙现在面临的另一个巨大问题在于技术不够,概念来凑。

简单来说,就是小扎为了庆祝 VR 社交平台Horizon Worlds 在法国和西班牙推出。用自己的虚拟人形象在巴黎埃菲尔铁塔等地方打卡拍照,想借机宣传一波,卖一些Meta的头显设备Quest 2 。

可没承想,诡异的微笑配上渣质的画面引来众嘲。“这难道这就是投了100亿美元的效果?还不及网友十几年前玩的游戏。”

社交元宇宙已经被玩得由热转冷。

-3-

政府眼中“香饽饽”

尽管围绕社交的元宇宙市场逐渐转冷,但是各地政府寄希望于元宇宙与实体产业结合的热度不减。

相关报告显示2022年国内与元宇宙相关的的大型会议,其中10场集中在北京、上海、深圳三地,占据所有大型会议的71.43%。

8月30号,在北京召开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首钢园展区的“元宇宙“体验馆,正式开门迎客。早在3月份,通州产业引导基金成立,成为国内首支元宇宙母基金。之后,重庆、广州天河区陆续设立以支持元宇宙项目。

相隔两天之后的9月1号,工信部等国家七部委和上海市人民政府共同主办了2022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大会以“智联世界元生无界”为主题,展示元宇宙的实力及未来。会场里展现了全球首台元宇宙3D打印机、数字孪生城市和超写实数字人等前沿产品。

上海作为全国科技发展前沿,早就将“元宇宙”“数字产业”纳入了“十四五”产业发展规划,并且连续举办五届世界人工智能大会,积极布局一个“垂直硅谷”。今年前半年,每个月平均就有8家与元宇宙、人工智能的相关企业落户徐汇区。

它的目标是在3年内推动元宇宙相关产业产值突破3500亿元;打造10家以上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头部企业,打造100家以上掌握核心技术的专精特新企业。

此外,上海市还发布了《元宇宙产业图谱》和《上海市元宇宙标准体系》以此来规范元宇宙市场。

除了超一线城市外,新一线城市和省会城市也不甘示弱。山东要打造全国首个省域文旅资源为主体的元宇宙平台;成都市青白江区人民政府将要以最快速度打造西南首个元宇宙数字文旅产业园等。

政府制定政策的背景是,虚拟现实(含增强现实、混合现实)是新一代信息技术的重要前沿方向,是数字经济的重大前瞻领域,将深刻改变人类生产生活方式。经过多年发展,虚拟现实产业初步构建了以技术创新为基础的生态体系,正迈入以产品升级和融合应用为主线的战略窗口期。

政策将“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列入数字经济重点产业,提出以数字化转型整体驱动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治理方式变革,催生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壮大经济发展新引擎。

由此可见,元宇宙作为虚拟世界与现实社会交互的重要平台,如果能够更好地赋能城市经济发展、老百姓生活等方方面面当然会给予大力扶持。

只是,如何做到将元宇宙相关技术运用到实体产业的发展还需要不断求索。让元宇宙照进实体,恐非一时之功。

.END.

图片来源|网络

如果您还希望阅读更多深度内容,也可以关注直通北交所(ID:tobse666)官方公众号。从这里,一起走进北交所。

版权声明:直通北交所平台上除来源为“原创”的文章外,其余文章均来自所标注的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或来源方所有,且已获得相关授权,本平台不拥有其著作权,亦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本平台中有涉嫌侵权的内容,可联系客服进行举报,一经查实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0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评论区

快来抢沙发~~
  • 北证50
  • 科创板指
  • 创业板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