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时隔两月北交所再现“暂缓审议”,一家“专精特新”企业IPO被暂停

63
直通北交所

2.jpg

作者|张爽

编辑|六耳

来源|直通北交所

时隔2个月后,北交所IPO审核又现“暂缓审议”的案例。

北交所上市委近日召开的2022年第51次审议会议结果显示,来自江苏常州的迅安科技(834950.NQ)北交所IPO遭暂缓审议。这也是北交所开市以来第9起“暂缓审议”的案例。

迅安科技成立于2001年05月17日,专业从事研发、生产和销售电焊防护面罩、电动送风过滤式呼吸器及相关配件,产品广泛应用于机械制造、金属加工、汽车、建筑、航空航天、船舶、采矿、个人防护等行业。2015年12月,公司挂牌新三板,2022年5月23日起由基础层调为创新层。

这些年,迅安科技营收和净利逐年上升,加之坚持科技创新和自主研发,不仅获得了高新技术企业认定,而且还被评为江苏省省级企业技术中心、2022年度常州市“专精特新”中小企业。

尽管迅安科技斩获多项殊荣,但是在公司经营管理方面仍有诸多事项遭到监管层质疑,比如“经营稳定性、供应商依赖、资金往来规范性、募资使用”等。

-1-

个人银行卡代收代付问题被反复追问

迅安科技这次被北交所上市委审议中提出公司资金往来规范性的问题,其中涉及到向董监高拆出资金的情形。这缘于相关人个人银行卡代收代付的事项。

公告显示,迅安科技董秘李德明、副总经理瞿劲的个人银行存在代收代付资金余额未及时转入公司对公银行账户,导致形成资金拆出。

在报告期内,迅安科技存在向李德明、瞿劲拆出资金分别为1879.75万元、2106.78万元、0元。此外,迅安科技供应商的实际控制人吴雨兴因个人临时资金周转向李德明借款134 万元。

由于涉及个人卡交易,北交所审议时要求迅安科技对相关事项进行补充说明,以及公司规范资金使用已采取及拟采取的措施。

直通北交所(ID:tobse666)注意到,早在今年6月,全国股转公司发布了《关于对挂牌公司及相关责任主体采取口头警示、监管关注、约见谈话、要求提交书面承诺监管措施的情况公示》,在这份公示的违规名单中,迅安科技也曾因为“个人卡交易”而榜上有名。

在北交所上市审核首轮问询中,“个人卡交易”问题再次上榜,并成为质询重点。公告显示,迅安科技还存在利用李德明、瞿劲的个人卡对外代收付款销售货款、供应商返利的情形。报告期内(2019~2021年),各期末余额分别达到355.29万元、272.11万元和59.13万元。

不仅如此,迅安科技的工资发放也涉及个人卡支付问题。报告期内,迅安科技监事刘粉珍个人卡代发工资涉及金额分别达到124.10万元、188.71万元和177.84万元。

对以上种种问题,迅安科技在286页的问询回复函中逐笔说明了使用个人卡交易的原因、时间和金额,并加以大量图表对个人卡结算的具体收支情况作出进一步详解。

尽管如此,但是北交所上市委依然“不放心”,对此问题再次“刨根问底”。

上市委要求迅安科技及其上市保荐机构进行逐一说明、专项核查,并就个人卡与高管自有资金是否存在混同使用的情形等发表明确意见。

-2-

关联交易令人起疑

由于市场上存在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董监高等“关键少数”人员,利用关联交易侵害公司中小股东以及债权人利益的现象时有发生。因此,企业上市过程中,关联交易历来是被审视的重中之重。

迅安科技也存着关联交易风险,这没能逃得过北交所监管的追问。

常州驰佳模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驰佳模塑”)是迅安科技的主要供应商,迅安科技向关联方驰佳模塑采购帽壳、帽带、芯盒上下盖等注塑件。

招股说明书显示,报告期内迅安科技向对方各期采购金额分别为975.04万元、1226.98万元、1576.88万元、491.48万元,占当期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14.22%、12.46%、12.53%、9.9%。

更容易令人产生疑问的是,作为驰佳模塑的主要客户,迅安科技的采购金额占驰佳模塑当期收入近100%。而且,驰佳模塑的实际控制人吴雨兴还是持有迅安科技9.43%股份的股东,同时任公司监事会主席。 ‍

不仅如此,吴雨兴还向迅安科技董秘李德明借了134万元,用于吴雨兴个人临时资金周转。

这些零零种种的问题叠加,不禁令人怀疑这两家公司之间是否存在利益输送或其他特殊利益安排?

直通北交所(ID:tobse666)注意到,北交所对迅安科技的两轮审核问询函中,都曾问及了关联交易的相关问题。迅安科技也对该问题进行了两轮解释说明。

迅安科技称,随着公司业务规模进一步扩大,同时为减少关联交易已积极拓展其他帽壳等注塑件产品供应商,并制定关联采购压降计划,降低对驰佳模塑的采购比例,关联采购占比逐年下降。

迅安科技还解释道,吴雨兴向李德明借的134万元在报告期末已偿还完毕,吴雨兴及其关联方不存在与公司及关联方发生资金往来的情形,不存在利益输送或其他特殊利益安排。

迅安科技对涉及关联交易的几个核心问题的一番“诚恳”解释,并未获得北交所上市委的认可。

上市委要求迅安科技对单一供应商依赖风险是否长期持续存在;公司及其实际控制人、董监高是否参与驰佳模塑的实际经营管理;是否存在股权代持及其他利益输送情形;驰佳模塑的生产经营、财务管理是否纳入公司统一安排筹划等问题,作出进一步的解释说明。

而至于吴雨兴向李德明的借款,上市委要求保荐机构进行专项核查,说明借款是否来源于公司资金、公司在资金管理方面是否存在其他异常或财务内控不规范情形问题,并发表明确核查意见。

-3-

公司不差钱?申请IPO前大额分红

这次北交所IPO,迅安科技拟募资约2.75亿元用于年产120万只电焊防护面罩及8万套电动送风过滤式呼吸器建设项目、研发中心项目、补充流动资金。

而募投项目建设周期长达两年,产能在建成后四年按照25%、45%、65%、100%的速度进行爬坡。

也就是说,项目建成后不能在短期内产生效益,投资回收期较长。

更为关键的是,迅安科技在招股说明书披露,截至2022年9月23日,这次募投项目的用地尚未取得土地使用权。

为此,北交所上市委要求迅安科技说明募投产能爬坡较慢的原因,影响爬坡进度的主要因素等问题,并分析说明募投项目产能消化的具体措施。

除此之外,直通北交所(ID:tobse666)翻阅招股说明书发现,迅安科技还存在上市前用大额盈利分红,再将募集资金补充流动资金的情形。

2019~2021年,迅安科技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27亿元、1.77亿元和2.12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356.19万元、4356.36万元和5726.47万元。

在营收和净利润双增的同时,迅安科技出手阔绰,多次开启现金分红。

3.jpg

(图源/招股书:股利分配情况)

招股说明书显示,迅安科技2018~2021年累计现金分红高达1.32亿元。而2019~2021年这三年净利润合计为1.24亿元,也就是说,迅安科技将绝大多数净利润都用来分红。

上市前大手笔巨额分红,迅安科技发展并不差钱?

无论如何,在收到“暂缓审议”的两个月窗口期内,迅安科技只要进一步落实审议意见,回应上市委关切的问题,还有二次上会的机会。

这家“专精特新”企业的北交所IPO之路,将会迎来怎样的终局?这将受到市场的持续关注。

.END.
图片来源|网络

如果您还希望阅读更多深度内容,也可以关注直通北交所(ID:tobse666)官方公众号。从这里,一起走进北交所。

版权声明:直通北交所平台上除来源为“原创”的文章外,其余文章均来自所标注的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或来源方所有,且已获得相关授权,本平台不拥有其著作权,亦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本平台中有涉嫌侵权的内容,可联系客服进行举报,一经查实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0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评论区

快来抢沙发~~
  • 北证50
  • 科创板指
  • 创业板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