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李一男发新车遭李想犀利点评,昔日“华为太子”变平庸?

37
创头条

640.jpg

作者|撒小花   编辑|六耳   来源|创头条

进入2022年,中国的造车新势力以肉眼不可及的速度开始疯狂内卷。

10月8日,蔚来在BBA老巢德国柏林的发布会余温还未散去,中国造车新势力新车市场又来了一家“搅局者”——由曾经被称为“科技鬼才”“华为太子”的李一男执掌的火星石科技。

当天,火星石科技旗下品牌自游家NV发布了三款车型,售价27.88-31.88万元。这意味着,李一男造车四年终于出牌。然而,刚出牌就遭到了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的犀利点评。

30万左右这一价格区间的新能源车市场几近红海。面对要求越来越高的消费者以及竞争日渐白热化的中国新能源车市,自游家能否杀出重围仍未可知?

-1-

李一男造车遭李想犀利点评

自游家NV是小牛电动创始人李一男创立的火星石科技(原名牛创新能源)新车产品。自游家是品牌名,NV则是车型名。这个品牌发布于2021年12月,可以称之为国内最年轻的造车新势力。

自游家NV身上挥之不去的最大标签,是老板李一男。李一男造车的初心是想着要“做出好产品”。只是,市场并不一定如此认为。

10月8日,自游家汽车首款车型——自游家NV宣告正式上市,将于今年12月起陆续交付。纯电标准续航版全国统一零售价27.88万元,增程版售价28.88万元,纯电长续航版31.88万元。新车定位豪华中大型SUV。

新车发布之后,业内很多人反响平平,“最大的亮点就是没有亮点”。

总结一下,大致就是说在产品卷、市场卷,甚至开始从国内卷到国外的造车新势力圈子里面,自游家NV存在三大拉胯之处:首先是产品无过人之处,其次是代工厂拉胯,最后是品牌知名度不足。

比如,如今发布一款新车,黑科技似乎是标配,可是自游家整场新车发布给人的印象是要逊于其余造车新势力。产品层面与蔚来ES7、理想L8、理想L7、小鹏G9、问界M7、阿维塔11等对比,自游家NV的表现并无优势可言。

当然,自游家NV产品绝非一无是处,只在在这个遍地都是有“特点”的一堆产品中显得中规中矩。

由于自游家NV发布的新车采用增程和纯电双动力系统,加上与理想汽车定位相近。不可避免地,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全程关注。不过,李想貌似对自游家NV评价很一般。

在一条将自游家NV与理想L7进行比较的微博下,李想称:“这远远不如L6呀,凭啥和L7比较”。后来,他又表示:“用(奔驰)GLC和(宝马)X5L这么比,实在是不专业呀。”

还有一些评论显得有些诛心:“这是一款带有浓厚山寨气息的车”“前脸路虎,侧面福特,内饰蔚来”。

之所以出现类似“山寨”这种评语,除了产品本身之外,还与自游家的生产线有关。公开信息显示,自游家生产线租赁于大乘汽车。大乘汽车与曾经的“山寨之王”众泰汽车关系密切。

与市场上出现的一些“差评”相比,也有支持者给予力挺。他们称,与市面上硬核的探索型SUV不同,自游家NV要满足的是电动时代下用户的“城市探索”需求:既能满足日常通勤,又具备户外探索气质。

-2-

从“小牛”到“自游家”,曲线下场

“科技不是为了炫酷。”李一男在自游家NV发布会上介绍车机系统和智能驾驶时表示,自游家提倡的是“科技无感知”。

然而,这些属于文绉绉的表述。一种接地气、褒贬模糊的评价称:李一男是所有新势力掌门人中最“躺平”的一位,自游家NV“躺平”做法属于“没有定位,就是最好的定位”。

孰是孰非,只能看最终市场销售情况的反馈了。

李想对自游家NV新车的犀利点评,契合李想在社交媒体怼天怼地的一贯风格。然而,李一男与李想确实很多时候不太一样。

对于新能源车赛道,有着长期跟踪的李一男关注得不一定比李想晚。然而,若论正式下场造车,李一男属于新新势力。

2018年,李一男最终决定下场造车,开启他的第三次创业。那时候,李一男已经重获自由,小牛电动恰好刚刚上市。

当时,蔚来汽车李斌等新势力掌门人纷纷喊出造车的资金门槛——200亿元人民币。李一男认为,他能融到这个资金。

事实证明,与众多商业、资本大佬交好的李一男,“吸金”能力着实不弱。没过多久,一众明星机构就追随而至,投给了这个“连续成功者”。李一男也自称“造车没偷过一天懒,也没一天缺过钱”。

他称不去和同行比较,在与《晚点LatePost》对话时,李一男称:“我们没有想过要改变什么格局。”对于价格,他经常提盈利平衡点,根据成本随行就市。

他对公司商业上的目标就是“活下去”,即便他认为这不难。李一男的前老板任正非,最近也公开喊“活下去”。

在李一男的认知里,上班是看电脑,在家也是看电脑,二者没什么区别。因此,他经常居家办公。管理上也是那种温吞的性格,“CEO自我觉得可能在创造价值,说不定是在摧毁价值。这个很难说。”

之前,李一男可能是中国造车新势力中唯一还在开燃油车的创业者,“我已经有两辆车了,还要那么多车干嘛?明明用得好好的,就要把它淘汰掉,我有些舍不得。我在等着我们自己的车出来……”

如今回看,李一男高光之时参与创立“小牛”,重获自由之后给市场带来“自游家”。

-3-

曾经的“天才少年”变平庸?

如今,酒香也怕巷子深。在越来越卷的新能源车市场,吆喝也成为产品力的一部分。蔚小理各自的掌门人已是网络大V,问界也有华为余承东扯嗓子吆喝。

对于自游家NV的新车,现阶段行业内观察人士褒贬俱全,贬多于褒。李一男的表现,相比而言也显得更温吞。不过,也有人对他的认同、期待溢于言表。

比如,一位汽车行业的长期观察者就说,“国内人才比比皆是,一众造车新势力的创始人或者核心团队成员就是人才,甚至是人才中的人才。然而,在李一男之前,这个行业没有出现过天才(企业家)。‘天才少年’们几乎很少或从没有降临汽车圈,他们大多数在从业后选择科研道路,少数在商业领域大放异彩的人也并不在造车领域。”

这与汽车行业直到近些年才开始智能化、电子化有关,尤其是近些年才有“软件定义汽车”之说。

对于李一男的“天才”一说,目前还多半是根据其早年光环附体的那段故事:

15岁考入华中科技大学少年班,学量子物理,好奇“量子力学和牛顿力学哪个更高级”;硕士毕业入职华为2天转正、半年之内多次获晋升,2年就被提拔为华为总工;李一男27岁时成为华为最年轻的常务副总裁;

2000年他30岁时第一次创业,与华为在细分领域正面竞争,因此也曾被人打上“华为叛将”的标签。之后,李一男还去百度做过CTO,到中国移动子公司做CEO,去金沙江做投资。再后来,参与创办小牛电动,做两个轮子的电动车。

曾经,坊间还给他“科技鬼才”“华为太子”等标签。

对于这一段“大起”的经历,如今的李一男归功于任老板等人的信任,以及时代造就。对于当时出众的学习能力,他称“是从小做方程式、应用题做出来的。”

2015年6月初,李一男因涉嫌内幕交易罪而深陷囹圄。

兴许是曾经有过光环附体,也有过不慎跌倒,李一男现在即便站在聚光灯下、面对媒体镜头反倒对光环脱敏,显得温吞,少言寡语——“我不想说”“我还答不上来”“我不在乎”“我没有”……

他偶尔还会自我调侃“好像是骗子”“我啥时候都想干一票大的”,也会承认自己过去的鲁莽,言谈之中充满落地感。

在高光之时,有媒体在发布会上向李一男提问“功名显赫为何还老折腾”。他回答,“一流的人生就是看着别人犯错误,自己不犯错误,吸取经验教训;二流的人生是自己犯错误,自己吸取教训;三流的人生,是自己犯错误,自己还不吸取教训。我学习还不够及时,目前还只是二流的人生。”

时间又过去7年,不知李一男如今作何感想?

(完)

如果您还希望阅读更多深度内容,也可以关注直通北交所(ID:tobse666)官方公众号。从这里,一起走进北交所。

版权声明:直通北交所平台上除来源为“原创”的文章外,其余文章均来自所标注的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或来源方所有,且已获得相关授权,本平台不拥有其著作权,亦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本平台中有涉嫌侵权的内容,可联系客服进行举报,一经查实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0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评论区

快来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