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10年前走访德国,改变了他的创业轨迹|“专精特新”百家访谈

118
创头条

作者 | 沉舟

编辑 | 六耳

1945年,年仅28岁的军人阿瑟·克拉克正在英国一部队从事雷达技术工作,他在一本期刊上发表了一篇具有历史意义的科学设想论文:《地球外的中继——卫星能给出全球范围的无线电覆盖吗?》。

在这篇文章中,阿瑟·克拉克提出让人工发射卫星到地球轨道上,将其作为接收和反射地面信号的中间站,实现远距离通信和跨海通信。

这是“卫星通信”概念的首提出次。

几十年后,阿瑟·克拉克可能没想到的是,他的设想被完全证实。人类通过火箭为运载载体,源源不断地将卫星发射到太空中,服务整个地球和人类。

 

01

1965年4月6日,美国的“晨鸟”号通信卫星发射成功,后称“国际通信卫星”1号。它高0.6米,直径0.72米,质量39千克,可以容纳240条电话线路或一条彩色电视频道。

晨鸟正式为北美和欧洲之间提供通信服务,开创了卫星商用通信的新时代。

1970年4月24号,我国成功独立发射了“东方红一号”卫星,这一成就标志着中国成为继苏联、美国、法国和日本之后世界上第五个进入航天俱乐部的国家。

经过几代航天人的奋斗,我国的人造卫星已经具备了全领域应用能力,在通信卫星、遥感卫星、导航卫星、载人航天、深空探测等方面取得重要突破。

初的时候,国内的这些人造卫星都带有伟大的政治使命。

比如,导航卫星的“北斗”肩负全球地理定位的重任;探测月球的“嫦娥五号”卫星在2020年为我们带回来了月球的土壤,“天问一号”在2021年成功着陆火星。

这些身负重任的制造载体,分布在航天航空产业的体制内。他们要求对卫星制造错误“零容忍”,甚至不惜成本代价完成使命。

在推进国家重大工程的同时,这些卫星制造公司也在尝试将自己“商业化”。

20年前,当北斗系统启动建设时,我国的商业航天和卫星制造还不够成熟。如今,在争议和质疑中走来的北斗,已经成为和GPS并驾齐驱的导航系统。早在2013年底,北斗就已经开启民用。

今年4月,国家发改委首提“卫星互联网”,将其纳入“新基建”范畴,标志国内商业卫星迎来更加庞大的增量市场。

不少创业者对直通北交所表示,“太空创业最好的时候,就要来了。”

 

02

北京亦庄经开区,这里和海淀一起构建了北方商业航空航天产业的版图。

商业卫星通信服务商“星空年代”就在亦庄。

2015年前后,在连续创办了医药和投资公司之后,佘章树将目光放在了“星辰大海”,再次创业。

直通北交所发现,商业航空航天产业技术门槛高,出来创业的绝大多数都是体制内的研发人员。不过,和行业的大多数不一样,佘章树并非来自航空航天口,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行业“局外人”。

虽然佘章树不懂技术,但是他喜欢研究怎么“创新”以及去哪能找到新的生意。

 “不知道赚钱的创始人对员工来说不是好老板;不会赚钱的企业不是好企业。”他告诉直通北交所。

佘章树喜欢全球旅行。在创办医药公司的那些年,他的脚步遍及了北美、非洲、中东以及西欧,与全世界的人交朋友。

发生在德国的两件事让他印象非常深刻,也对他未来的创业之路产生了很大影响。

2010年,佘章树在德国的一个小镇上遇见这样一个人,他有点像金庸小说里的“老顽童”形象,是一个风趣幽默的“老头儿”。

他告诉佘章树,“自己的生意做得不大,勉强够活。”他带着佘章树去参观自己的车间,让佘章树诧异的是,这间车间生产的航天器械零部件直接供货给修斯和NASA。

在参观了航天器械零部件之后,这位德国“老顽童”询问佘章树,“要不要到隔壁公司去坐坐?那家公司的老板是我同学,他的日子过的可比我好。”

佘章树跟随这位长者来到其隔壁的公司,他在心里感慨:自己好比进入了一个“齿轮”的世界。

这是一家专注做齿轮的公司,公司的墙面装饰着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精美的齿轮,很是壮观。

在拜访之时,佘章树得知,原来这家所谓的“日子过得比较好”的齿轮公司是世界级精密齿轮的制造厂,占据全球60%以上的顶级齿轮供应。

在德国待的时间越久,佘章树越能看到:这样的细分领域的中小企业冠军在德国比比皆是。这些企业诞生的基础是企业只想把一件事做好,并且有足够的耐心去做这件事。

简而言之就是“工匠精神”。

 

03

佘章树想要将这份“工匠”精神带到自己身上。

 在德国接触了航空航天产业后,佘章树看到了它的潜在商业价值,他构思创办一家基于卫星的通信技术公司。不过,他并不知道怎样造“星”,怎样才能在这个细分领域做得既“专”又“精”?

在公司尚未成立之前,2010年,佘章树先用了4年的时间对国际卫星运营商市场进行了大量调研。

航空航天领域,拥有“神舟”、“长征”等品牌和自主知识产权的长城工业集团一直是行业“鼻祖”。2015年,佘章树联合中国长城工业集团、中国移动卓望信息与北京泰升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共同发起成立了北京星空年代通信技术有限公司。

星空年代做的是基于宽带卫星网络技术的安全云通信服务,这是个黄金赛道。

据美国卫星工业协会2020年航天产业报告,2020年全球卫星产业的产值为2710亿美元,其中,卫星服务产值占比44%,也就是说有千亿美元的市场。

根据距离地面的距离不同,卫星的发射轨道分为低轨、中高轨和高轨。距离地面越高,卫星的造价成本越高,商业的监测和服务范围更大。

目前,Intelsat、SES、Eutelsat等世界主要通信卫星运营商均推出了高轨高通量卫星计划。

虽然,在美国国家宇航局充分资金和无偿的资源的协助下,美国已经形成了由特斯拉、亚马逊、Astra和波音公司等为主要核心成员的强大卫星互联网编队。但是,这些战队里的勇士发射的都是低轨卫星。

鲜有民营企业在高轨通道中创业。不过,高轨卫星通讯可以触达一些偏远地区或海洋等光纤、基站信号无法覆盖的地方,高通量卫星还可以通过大幅提升容量降低单位带宽成本。

星空年代正在构建高轨高通量卫星网络系统。直通北交所获悉,高通量卫星为高吞吐量的通信卫星,单颗卫星通信容量可达几十Gbps到上百Gbps,多采用可用带宽宽、干扰少的Ka频段。

据悉,目前星空年代有两颗高轨高通量卫星正在筹备,第一颗卫星初始设计通信容量90Gbps,优化后或将达到150Gbps,预计于2023年发射。

在高通量卫星发射之前,佘章树拿到了拥有欧盟颁发的基础电信运营商全牌照;还获得了国际电联(ITU)3个地球静止轨位,经由Spacecom合作取得了第四条轨位。

目前星空年代已与多个国内外行业合作,包括CASC、 ChinaSat Com、Thaicom、Spacecom和Viasat,与众多下游客户签订了有保障的合作伙伴关系和收入分成协议。

前文提及,佘章树在创办星空年代之初深受德国中小企业隐形冠军的触动。

在创业之路中,佘章树一直思考怎么往专业和精细的道路上走。后来,他联合了各界力量,把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去做,自己仅从市场角度对公司进行开拓和管理。

直通北交所获悉,星空年代正在申报北京市专精特新资质。“在创办星空年代之前,我们也想不到,其实自己一直要走的就是一条‘专精特新’的路。”

申请专精特新,或将为星空年代这样的初创公司带来关注度、企业资源和资金帮扶。

在抢夺了欧盟基础电信运营商全牌照和4条轨道后,星空年代正需要一场新的力量加持助力其高通卫星“上天”。

热力学第二定律表明:物质是无法在无意识的状态下自发从混沌状态变为有序状态的。

只有人类的不断尝试,才能造出新的世界。

图片来源:摄图网

如果您还希望阅读更多深度内容,也可以关注直通北交所(ID:tobse666)官方公众号。从这里,一起走进北交所。

版权声明:直通北交所平台上除来源为“原创”的文章外,其余文章均来自所标注的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或来源方所有,且已获得相关授权,本平台不拥有其著作权,亦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本平台中有涉嫌侵权的内容,可联系客服进行举报,一经查实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1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评论区

快来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