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专精特新”成长记:一串小企业串起大梦想

85
《中国经济周刊》

小企业也有大梦想:把中国机器人卖到全世界

在成都市成华区龙潭总部经济城的卡诺普工厂里,“机器人造机器人”正在进行着。这家成立于2012年的大学生创业公司,一直蝉联着国产机器人控制器销量第一,目前已经占据国产机器人控制器50%的市场份额,客户群体达到300余家,包括富士康、格力、比亚迪等。

2019年,卡诺普进入四川省“专精特新”企业名单;2021年,又成为国家级“专精特新”企业。

1.jpg

小企业也有大梦想:把中国机器人卖到全世界

“机器人控制器相当于工业机器人的‘大脑’。”成都卡诺普自动化控制技术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邓世海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作为卡诺普创始团队成员之一,邓世海在毕业工作期间结识了4个同样爱好机器人的朋友。“后来都是从事技术研发工作,也经常一起交流,便萌生了创业做机器人的想法。”他说。

中国作为制造业大国,也是工业机器人的应用大国。但长期以来,“四大家族”(发那科、安川、ABB、库卡)等外资品牌占据着市场主导地位。“中国制造业的机器人使用量还不到世界平均水平,比发达国家更是少太多了。”卡诺普的几位创始人由此笃定:这是一个前景广阔大的市场。

“我们之所以起名卡诺普CRP,意思是China Robot Pioneer,中国机器人先锋。我们不仅想造出中国自己的工业机器人,还想把中国机器人卖到全球去。”邓世海说。

但这并不容易。创业之初,没人没钱,当地政府为鼓励大学生以及青年创业,评估之后给予卡诺普房租减免等扶持政策,还给他们安排了创业导师和培训。

“我们团队的优势就是技术,所以我们选择从机器人控制器入手,这样可以轻资产运作,主要成本就是研发投入,我们几个创始人都是搞技术的,‘亏待’自己一点儿,公司就做得下去。”邓世海半开玩笑地说。

卡诺普在规模都还不到30人的时候,就做到了行业第一。“真的要感谢相关政府部门持续的帮助和扶持。比如一般企业建设厂房从拿地、审批到开工、投产,没几年时间根本不可能。但卡诺普发展太快了,我们等不了,于是政府给我们加快了进度,我们的新工厂于今年年初开建,明年就能投产了。”


成长的烦恼:“小日子”不好过了

但“成长的烦恼”难以避免,很快卡诺普就遭遇了发展瓶颈。

“其实早在2016年,我们就意识到,如果只做机器人控制器,我们的路会越走越窄。因为机器人控制器是工业机器人的‘大脑’,整机厂商肯定都想自己做,怕外部依赖度太高,只是当时他们可能自己还做得不够好,暂时买我们的。”邓世海说。

但更重要的是,“相对于其他整机厂商,懂控制器的卡诺普肯定也更懂机器人,我们有信心做好。”邓世海说。于是,在2017年,卡普诺开始研发工业机器人整机。

但要想生产工业机器人整机意味着需要大量的资金。用邓世海的话说,只做控制器的“小日子”确实过得不错,供应链的话语权很强,客户都是先付款再发货,公司现金流非常好,都不需要跟银行贷款。

“银行其实也很支持我们,但因为研发型企业都是轻资产运作,银行也贷不了多少钱给我们,而且银行放款需要一定的流程,我们等不了。”于是,卡诺普引入了风险投资。

投资人不仅为卡诺普提供了发展所需要的资金,还帮助他们对接了上下游产业链资源。“我们的投资人还投资了电机、传感器等机器人核心零部件企业,他们帮助我们串联起来,实现技术共享;而在下游,他们也投资了制造业、汽车、物流等项目,给我们提供了更丰富的应用场景,可以说帮我们打开了几扇门。”邓世海说。

2018年12月,卡诺普推出了第一款工业机器人整机;2019年首年销售就破千套;2020年,卡诺普的整机销售超过了3000台,服务企业上千家,实现营收1.8亿元人民币。

“对标一线国际品牌的进口机型,卡诺普的产品能做到一半左右的价格、90%的性能,因此很受中小企业的欢迎。”邓世海透露,疫情之下,中小企业招工比较难,这让他们对于机器人的渴望变得非常强烈。

靠着良好的稳定性和可靠性,以及有竞争力的价格,卡诺普还实现了国际市场的快速增长,工业机器人整机已经远销德国、意大利、斯洛伐克、墨西哥、俄罗斯、乌克兰、韩国、马来西亚、泰国、越南等国。

“我们目前在20多个国家有代理商,出口量实现了每年增长翻倍,出口占比能够达到15%左右。未来3年,我们希望能做到以一半左右的价格,实现1∶1的性能。希望到2025年,海外市场能够占到总销售额的40%。”邓世海说。

一串小企业能成大事业

对于政策大力度扶持和资本盯上“专精特新”,邓世海也感触很深,尤其是科创板、北交所的先后推出。

“一方面由于有了退出机制之后,让投资人敢于投中小企业,增加了融资渠道;另一方面是规范企业的发展,提高企业的知名度,能够与进口品牌去抢夺市场。我们这条产业链上很多企业都进了‘专精特新’名单,也助推了整个工业机器人领域的发展。”邓世海说。

实际上,卡诺普的成长只是整个中国工业机器人行业飞速发展的一个缩影。

据邓世海介绍,工业机器人有六大核心部件,即控制器、驱动器、传感器三大电子部件,以及RV减速机、伺服电机、谐波减速机三大机械部件。

“只有六大核心零部件全都实现国产化,国产机器人才能走出来。如果有一个核心零部件不能国产,那么整机的价格优势就并不明显。经过多年的发展,国产机器人厂商已具备从上游核心零部件到中游本体制造,再到下游系统集成的全产业链自主生产能力。在机器人领域,能够具备全产业链覆盖的国家在全球也是不多的。中国已经实现了从0到1,虽然性能和稳定性上与国际品牌还有差距,但差距在逐步缩小。”邓世海说。

不过,未来的路仍然艰难漫长。国际品牌的优势不是一两年形成的,超越也不可能是短期就能实现的。

“现阶段,国产机器人在技术性能上和进口机器人确实有差距,一些大型企业,一条生产线投资就上亿元,他们并不在乎国产和进口机器人之间五六百万的成本差距。但并不是所有的应用场景都一定要追求最好的。我们不应该以政策硬性要求用国产,但也可以多给国产品牌一些机会,在一些场景国产机器人也是可以用的。这种机会对国产品牌的成长非常重要,没有大型企业用,国产品牌就很难进步。”邓世海说。

一碰房地产就再也不想做制造?要耐得住寂寞经得住诱惑

“小配件蕴含高技术、小企业支撑大配套、小产业干成大事业”,“专精特新”小企业有着大能量,但也常常面临大难题,一家中小企业从创业到成活,再到发展壮大,并不容易。

除了融资难、融资贵、招工难、用工贵、人才短缺、维权难等常态化难题,中小企业还时常遭遇原材料和外汇价格波动、疫情导致外贸订单不足、物流成本高、用电紧张等临时性因素的打击。

但这还不是最难的。“专精特新”首先要“专”,能够耐得住寂寞也经得住诱惑,在一个领域“十年磨一剑”。因为要在某一个领域和细分市场掌握话语权,就需要有定力不扩张,持续多年深耕一处。

“很多企业只要稍微碰一下房地产,就再也不想回来干制造了。而且一多元化就会面临债务风险,就会去做不擅长的事情,稍有经济波动,企业就会出问题。” 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ACCEPT)常务副院长厉克奥博说。他曾多次到江苏等地去调研“专精特新”中小企业,发现成功的企业特征很一致:几代人就做一件事,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就深耕一个领域。

“你们为什么不做扫地机器人?”邓世海说,经常会有投资人问他们这个问题,因为在投资人眼中,机器人本质上都是“机器代人”,to C场景总是更“性感”一些,动辄就是百亿、千亿甚至万亿的大市场。

“不是所有领域都能长出大型企业,很多中小企业只能发展到一个体量,因为他们所在的市场整体规模就只能达到几亿或者几十亿,但这些细分领域在产业链中也非常重要。”邓世海说。(完)

如果您还希望阅读更多深度内容,也可以关注直通北交所(ID:tobse666)官方公众号。从这里,一起走进北交所。

版权声明:直通北交所平台上除来源为“原创”的文章外,其余文章均来自所标注的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或来源方所有,且已获得相关授权,本平台不拥有其著作权,亦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本平台中有涉嫌侵权的内容,可联系客服进行举报,一经查实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0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评论区

快来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