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中信建投李旭东:北交所是“少年班”,好公司不会被埋没

145
财联社

“我认为,北交所是资本市场的‘少年班’。”11月30日,中信建投投资银行业务管理委员会委员、董事总经理李旭东,在中信建投证券2022年度资本市场峰会上如是谈道。

自11月15日北交所开板以来,82家上市企业总成交额达323.52亿,累计合格投资者437万户,其中新增合格投资者34万户。从10家新上市企业首发首周涨幅来看,李旭东认为,总体符合预期。此外,综合观察北交所首周130%的换手率以及33%的自由流通股占比情况,李旭东称,这一表现趋近于港股市场。

李旭东认为,精准性、包容性、灵活性、开放性,是北交所赋予注册制的四大新内涵。其中,包容性的制度建设,不但是北交所的最核心特征,也是更为大胆的突破。

同时,针对北交所层层递进的上市流程会否拉长上市周期,以及企业在北交所上市后是否会失去选择权等问题,李旭东表示,实际上,北交所的上市制度或将降低后续申报IPO过程中的风险,并强调,“只要是好公司,在北交所是不会被埋没的,也不会因为在北交所,而造成流动性和估值无法充分体现。”

此外,李旭东总结称,北交所是资本市场创新驱动的重要环节,也是证券公司服务科技创新、发展普惠金融的重要抓手,并将对券商的投行、投资、研究、经纪等各业务板块,带来新机会、提出新要求,尤其是将推动投行向研究驱动、认知驱动迈进。

开板两周,总体表现符合预期

11月15日北交所正式鸣锣开市,截至目前已开板两周,市场表现如何?

根据Wind数据,北交所已有82家上市企业,累计募集资金181.18亿元,合计市值2877.7元亿,平均市值35.09亿元;开市以来成交量17.16亿股,成交额323.52亿元;累计合格投资者437万户,其中新增合格投资者34万户。

“从开市以来的运行情况看,10家新上市企业首发首周的涨幅良好,与当初的科创板接近。”李旭东表示,不过从整体换手率角度看,科创板的换手率为230%,北交所为130%,相较之下仍存在差距。但他强调,北交所的自由流通股占比为33%,是科创板的2倍多,因此结合起来看,北交所企业的首周换手率仍实现了较好表现,“这一点上,我认为趋近于港股市场。”

不过,相较于科创板开板时的火爆,北交所投资者的观望情绪相对浓厚。李旭东认为,这是由于北交所是对过去新三板的延续,而新三板曾走过曲折道路,因此,投资者认知需要过程,当下持观望态度是可理解的。

他认为,从过去两周市场表现情况来看,投资者开户相对踊跃、交易也趋于活跃,应是基本符合预期,且仍将有更好表现。

北交所是“少年班”,包容性是最核心特征

“有一种观点说,北交所是‘大专班’,只有上不去主板、科创板、创业板的企业才会来到北交所。对于这个观点,我坚决反对。”李旭东说,“我认为,北交所是资本市场的‘少年班’。”

作为我国资本市场成立30年后,设立的第三家证券交易所,以及继科创板、创业板之后,第三个实施注册制的板块,北交所在中国证券市场的发展过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

李旭东表示,北交所对于推动国家创新驱动战略、服务创新型中小企业、促进科技自立自强,发挥了重要作用,尤其是对京津冀等区域经济的发展与平衡方面,有着深远意义。他进一步认为,北交所赋予了注册制以新的内涵。

第一是精准性。从定位来看,北交所精准定位服务于“更早、更小、更新”的创新型中小企业,“概括地说,就是逻辑更强、潜力更大、成长初期的公司。”李旭东表示,“更早、更小、更新”的定位,构成了与科创板、创业板最显著的区别。

相较之下,科创板、创业板企业的商业模式更为成熟,经营业绩已得到充分体现和释放,而北交所企业在技术层面更加前沿,但商业模式还不够成熟,需要进一步打磨;经营业绩方面,也未得到充分释放和体现。

“但这些公司更具有潜力,也更需要资本市场的支持。”李旭东认为,原有的资本市场结构,不能覆盖与服务这类创新型中小企业,而北交所的设立,让这类更具活力与潜质的公司得以纳入资本市场的服务范畴。

他同时强调,北交所项目并非指那些规体量小的“小老头”公司,有潜质、有前途、有未来,才是北交所企业的核心点,“像人工智能、智能驾驶、生物科技、商业航天、SaaS、软件信息、氢能等具备良好前景而未得充分释放的行业,都是北交所适合的方向。”

第二是包容性。北交所服务的企业,具有更早、更小、更新的特点,因此在制度设计方面,不能比照服务成熟企业的标准,而应当量体裁衣。更进一步地看,则体现在北交所对企业创新失败的包容。李旭东强调,创新本身具有高不确定性,失败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如果求全责备,那么公司势必难以通过上市审核。他认为,北交所具有包容的制度建设,是更为大胆的突破,也是北交所最核心的特征。

第三是灵活性。这首先体现在发行与融资安排方面,与沪深交易所不同,北交所上市企业的公开发行比例可在一定前提下,根据公司的融资需求以及公众股东的分散程度自主设定。这就避免了中小企业在估值较低的情况下,因发行过多股份而带来的股权稀释和摊薄作用。同时,北交所还单独设定了储架发行、自办发行等具有自身特色的制度安排。

其次则体现在股权激励方面,北交所在激励对象、激励价格上与科创板、创业板保持一致,但在价格和激励数量方面适当放松、激励计划占比适当放宽,尤其在减持方面做了大胆的创新,“这对于中小股东,特别是PE、VC推进项目挂牌北交所而言,是比较友好的。”李旭东表示。

第四是开放性。北交所延续了精选层制度安排,保留转板机制,同时设立不同层次的“能上能下”的缓释机制,与其包容性是相辅相成的。

好公司不会在北交所被埋没

北交所上市采用层层递进、有序衔接的上市流程。但也有观点质疑,这是否会变相使得企业上市周期拉长。

李旭东认为,考虑到企业上市阶段的前移,以及在等待挂牌满12个月的时间里,投行可以为企业做辅导、验收、规范等工作,后续申报IPO过程中的风险大概率将降低。因此,他认为,“层层递进的市场结构,符合中小企业的特点,也是能够接受的。”

还有一些观点则担心企业在北交所上市后,只能留在北交所或挂牌新三板,从而失去了选择权,李旭东否定了这一说法。

他表示,除转板开放之外,企业挂牌新三板创新层满12个月后,可以选择在北交所或科创板、创业板甚至沪深主板进行IPO,“这个道路依然是畅通的,企业一样有选择权。”

李旭东认为,这也正是北交所开放性的体现,这一方面尊重了企业上市板块的选择权,另一方面,也打消了投资者以及公司对北交所在流动性和估值方面的顾虑。转板联通机制的存在,会逐渐熨平流动性与估值的落差,因为资金是联通的、全市场配置的。

与此同时,李旭东进一步强调,“只要是好公司,在北交所是不会被埋没的,也不会因为在北交所,而造成流动性和估值无法充分体现。”

业务空间被打开,推动投行走向研究驱动

李旭东认为,对于券商而言,北交所的到来为其拓展了业务的新空间,也带来了更高的执业要求。

首先,将推动投行业务走向研究驱动、认知驱动。随着服务企业的范围扩大、服务阶段前移、服务内容增加、陪伴时长拉长,对投行人员的专业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尤其是行业研究层面。“过去的IPO项目规模、体量较大,对行业的研究要求相对较低。而现在,北交所则要求投行人员更多的关注行业研究,提升对新经济行业的认识。”李旭东表示。

其次,将为投资带来更多机会。李旭东认为,北交所在保荐和投资方面作出突破,率先放开了保荐与投资之间的关系,允许先保荐再投资,同时允许券商在发行环节,参与战略配售等。

“在原有的投行保荐承做工作没有减少的情况下,怎么提高产出?”李旭东表示,关键就在于要与投资形成配合,“必须通过认知,把握和选择更多的好项目。”同时他认为,项目多没有用,成功率才最重要,“过去新三板野蛮生长时期的‘人海战术’,在北交所已不再适配。”而做市团队也应加强与投行部门的通力合作。

除此之外,北交所也将带动研究所覆盖面的扩宽。李旭东介绍,目前中信建投的研究团队已将北交所上市公司纳入覆盖。另外,在经纪端,也将迎来一些开户机会。

李旭东总结表示,北交所在为券商带来更多业务机会的同时,也对部门间协同提出更高要求,“券商应当加强对新经济战略、新经济产业的研究和提升的认知,各部门协同联动,共同为上市公司提供综合性的服务。”

如果您还希望阅读更多深度内容,也可以关注直通北交所(ID:tobse666)官方公众号。从这里,一起走进北交所。

版权声明:直通北交所平台上除来源为“原创”的文章外,其余文章均来自所标注的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或来源方所有,且已获得相关授权,本平台不拥有其著作权,亦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本平台中有涉嫌侵权的内容,可联系客服进行举报,一经查实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0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评论区

快来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