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给航天飞船装上“眼睛”!这个50后江苏人做出一家“专精特新”

107
创头条

1.png《流浪地球》

2022年4月16日上午,伴随着14亿人的注视,“太空出差三人组”重返地球。

翟志刚、王亚平、叶光富三位航天员,在真·宇宙一“飘”就是半年。他们不仅顺利完成“神十三”任务,还体验了一 把“太空过大年”。 

九年前,同样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载人航天工程发射了中国第一艘载人航天飞船,也是他们发射的第五艘飞船“神舟五号”。

杨利伟搭载“神五”冲向天际,本想当一名火车司机,没曾想成了“中国太空第一人”。

神五的成功发射是中国航天事业在21世纪的一座里程碑。它的背后,还站着一位50后的江苏人,即在神五、神六有效载荷分系统中担任行政总指挥的宣明。

近日,宣明的商业遥感卫星公司“长光卫星”进入上市辅导备案。它不仅是东北地区唯一一家独角兽企业,也是吉林省“专精特新”企业,正在冲刺“小巨人”。

若进展顺利,宣明有望收获中国商业航天领域的第一个IPO。

-1-

在距离地球数百公里的太阳同步轨道上,有25颗商用遥感卫星环绕地球日夜转动,它们拥有同一个名字“吉林一号”。它们都出自同一家公司——长光卫星。 

卫星听起来高深莫测。

在军事领域,它是观察一个国家军事部署的重要手段。但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天气预报、地震预测、火灾监测......也都有卫星的功劳。

上世纪五十年代末,毛主席指示“我们也要搞人造地球卫星”。自此,中国航天事业才正式起步。

1970年4月,我国成功发射了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东方红一号”,成为继苏联、美国、法国和日本之后第5个发射人造地球卫星的国家。五年后,我国又成功发射了第一颗返回式卫星,用于军事侦察及国土普查。

宣明出生于江苏。彼时,19岁的他正在山东省临清县插队,后调到聊城内燃机厂工作。

当工人时,宣明就对精密仪器十分向往。

东北有所学校叫“长春光学精密机械学院”,也就是现在长春理工大学的前身,在精密仪器领域颇具威望。它是由中科院长春光机所所长王大珩创办的。

恢复高考那年,宣明如愿考入长春光学精密机械学院,踏上了那片“黑土地”。毕业后,宣明留任光机所研究员,开始从事微机械学科方向的研究。 

长春光机所被誉为“中国光学的摇篮”,参与过“两弹一星”建设。

1992年9月,中国载人航天工程获批实施,代号“921工程”。宣明担任神舟五号、神舟六号的有效载荷分系统行政总指挥。“神五、神六上面的光学相机就是光机所做的。”宣明后来回忆道。

那个时候,宣明已经是长春光机所所长。在宣明的带领下,长春光机所还参与了天宫一号、神舟八号的项目建设。 

中国的航天事业蒸蒸日上,大洋彼岸的美国正迎来商业航天的爆发。 

2003年,美国为改变军工巨头垄断下的航天工程,颁布了《国家航天运输政策》和《美国国家航天政策》。NASA开始扶持一批运载火箭、遥感卫星公司,马斯克创立的SpaceX在此背景下逐渐壮大。

宣明也在思考,一颗小卫星每天在天上飞行,能拍摄、存储、传输几万平方公里的影像,这些影像对国民经济建设意义重大。我国每年要花大量外汇,进口国外卫星拍摄的视频和照片。

“既然我们自己能掌握这一核心技术,就不能让国家再去花更多的冤枉钱。”宣明有了研发商业遥感卫星的想法。

与此同时,2014-2015年,国家明确提出鼓励民间资本参与国家民用空间基础设施建设。 

中国商业航天的大门就此打开。

2014年,华南理工大学的胡振宇在深圳创立翎客航天;2015年,清华大学的张昌武在北京创立蓝箭航天。此后,零壹空间、九天微星、星际荣耀等商业航天公司接连成立......

宣明也开启了自己的创业之路。

在长春市的支持下,我国第一家商业遥感卫星公司长光卫星在长春新区成立了。

-2-

走进长光卫星的办公大厅,四颗卫星模型格外引人注目。 

这是“吉林一号”组星,中国发射的第一颗商用遥感卫星——“吉林一号”光学A星就藏在其中。

2015年10月,酒泉卫星发射中心,长光卫星自主研发的“吉林一号”奔向浩渺苍穹。随后没多久,卫星传回了淡蓝色的地球表面图像,街道、楼房、树木......信息丰富。

在长光卫星内部,“吉林一号”光学A星被称为第一代卫星。据长光卫星介绍,这颗卫星是个“大块头”,重量达420kg。

等到了五年后,长光卫星再出征,“大块头”已经变成了“小可爱”。

2020年9月,长光卫星第三代卫星“吉林一号”高分03卫星,搭载长征十一号运载火箭进入预定轨道。 

这颗卫星只有40kg,研制成本降低了7000万元,仅为第一代卫星的十分之一。

卫星发射的价格与重量密切相关。创头条(ID:ctoutiao)曾在《人类都内卷到太空了》的文章中提到太空物流。

以水为例,地球上一瓶农夫山泉2块钱,要想搬到太空,美国的货物商业发射费用为2万美元/公斤,中国每公斤也得15万元人民币左右。

长光卫星把卫星重量从420kg降到40kg,意味着发射成本也将减少超5000万元。

卫星“瘦身”离不开大量的研发投入。 

目前,长光卫星拥有360多项专利申请,其中授权发明专利超过110件。在遥感卫星公司中,长光卫星的相关专利申请量排名第一。

不仅如此,在卫星发射数量上,长光卫星在民营企业中也是遥遥领先。 

截至目前,“吉林一号”卫星在轨数量已达41颗。 

由于大量的技术投入,长光卫星也是我国目前为数不多的能做到从卫星设计、研制到发射、运营等全产业链自给自足的商业遥感卫星公司。

事实上,长光卫星的崛起,也是我国商业航天爆发的一缕缩影。

2009年,我国遥感卫星的发射数量仅为3颗。到了2020年,我国遥感卫星的发射数量已经增加为33颗,翻了10倍。以前,中国的遥感卫星数量比不过日本、俄罗斯。现在,中国的遥感卫星存量仅次于美国,在世界中排第二。

2020年,我国遥感卫星市场规模达到了102亿元,比2016年增长了61.9%。而这个数字还在快速增长。预计到2026年,我国遥感卫星市场规模将达到230亿元。 

-3- 

就在“太空出差三人组”翟志刚、王亚平、叶光富登上太空的第三天,2021年10月19日,宣明获得了长春市“杰出企业家”称号。 

企业家没那么好当,东三省的尤其难。 

以前宣明当所长搞研发,靠的是上面拨经费;现在成为公司负责人,得靠自己赚钱养活团队。

按理说,长光卫星蜕变自长春光机所,团队成员多出自中科院,本应该是资本眼中的香饽饽,不愁融资。然而,尽管长光卫星头上还顶着“中国第一家商业遥感卫星公司”的光环,成立之初,也没有外省VC/PE问津。 

宣明的处境,很多东北创业者深有体会。

投资不过山海关,几乎成了VC/PE圈的一句暗语。“论他(创业者)怎么深情告白,我都当是在讲故事。”一位投资人说道。

在航空航天等高科技领域,东北是有基础的。 

杨利伟曾说,自己身边40%的人都是哈工大毕业的。翟志刚、王亚平、叶光富第一次完成出舱活动,舱外航天服反光镜、空间碎片撞击在轨感知等多项技术就与哈工大有关。宣明的母校长春理工大学也在该领域研究多年。

相比刚成立没多久就获得创想天使关注的蓝箭航天,以及西科天使基金、上元资本等关注的九天微星,宣明的长光卫星到2017年才获得投资人关注。

2017年是中国商业航天大热的一年。

这一年,“卫星及应用产业”被列为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国家在《关于推动国防科技工业军民融合深度发展的意见》中提到,在太空领域中,以遥感卫星为突破口,制定国家卫星遥感数据政策,促进军民卫星资源和卫星数据共享。

也是这一年5月,中吉金泰、普华资本注意到了还未融资的长光卫星,并参与了长光卫星的种子轮融资。

此后,长光卫星的发展也驶入快车道,几乎每年都能有笔融资进账。

2018年,长光卫星拿到2.5亿元天使轮融资,估值超过40亿元;2019年,宸睿科技参与了长光卫星的股权融资;2020年,一大帮明星资本袭来,深创投、经纬创投、科大讯飞、中金资本......超20家资金入局,长光卫星斩获24.64亿元Pre-IPO融资。

在一众VC/PE们的见证下,长光卫星也凭借约120亿估值,成为东北地区唯一一家独角兽企业。

2021年8月,在长春市工信局的推荐下,长光卫星又成功入选“建议支持的国家级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名单”。

今年3月,长光卫星进入辅导备案,很多人预测,长光卫星会成为“中国商业航天的第一个IPO”。

长光卫星这是要从“东北唯一”进军“中国第一”了?

(完)

如果您还希望阅读更多深度内容,也可以关注直通北交所(ID:tobse666)官方公众号。从这里,一起走进北交所。

版权声明:直通北交所平台上除来源为“原创”的文章外,其余文章均来自所标注的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或来源方所有,且已获得相关授权,本平台不拥有其著作权,亦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本平台中有涉嫌侵权的内容,可联系客服进行举报,一经查实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3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评论区

快来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