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深圳孵化出一家机械臂“小巨人”,出口量全国第一|“专精特新”百家访谈

148
直通北交所

四年前的小年夜,一款叫“嘟宝特”的机器人在央视网络春晚上火了。

蘸墨、舔笔、勾勒......机器人一气呵成,分毫不差地复现了主持人在平板电脑上写的春联,俨然一副书法家的样子。

这是越疆科技旗下的DOBOT魔术师,看着自家“孩子”在春晚的舞台上挥毫泼墨,电视机前的刘培超,露出了老父亲般的笑容。

作为国内第一家研发桌面级机械臂的公司,核心零部件“卡脖子”也曾让越疆举步为艰。当初和团队熬夜搞研发,也曾让85后的刘培超掉落三千烦恼丝 。

好在头发丝没白掉。

2021年,越疆科技业绩翻倍,产品连续三年登顶国产品牌工业机器人出口量NO.1。全球每卖出10台桌面型机械臂,就有7台出自越疆。

去年7月,越疆科技成功入选国家级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专精特新‘小巨人’是经过工信部严格筛选的,这也是国家对我们的充分肯定。”刘培超告诉直通北交所(ID:tobse666)

有了“专精特新”的背书,刘培超“让中国机器人走向世界”的梦想,无疑又多了一双隐形的翅膀。

01

春江水暖鸭先知,一个行业的爆发,资本往往是最先感知的。

在刚刚过去的2021年,机器人赛道可谓炙手可热。阿里、美团、字节等互联网大厂纷纷入局,仅去年一年,机器人行业就累计发生融资事件超200起。

越疆科技是机械臂细分赛道龙头,2021年初完成3.2亿元战略融资,获得中金资本等8家投资方青睐。

不同于其他行业,机器人行业技术壁垒高,原材料一直处于“卡脖子”状态。很长一段时间,我国机器人市场都为海外企业所垄断。直到上世纪80年代,我国相关高校和科研院所才开始对机器人展开系统研究。

刘培超的母校山东大学就是其中之一。

3.jpg刘培超

刘培超就读于山大机械工程学院,大学期间,他就经常捣鼓机器人。研三时,提前完成毕业论文的刘培超去了中科院苏州所。一次做实验的经历,让他萌生了创业的念头。

他发现,机器和人之间都是互相独立的,做起事来很不方便。“有没有可能做一台小型的机器人,跟人一起协作?”刘培超告诉直通北交所(ID:tobse666),最初的想法是想解放双手,给自己找个“助手”。

由于机器人零部件的加工厂都集中在深圳、东莞一带,“我说那干脆去深圳吧!”

那一天是2014年的4月13日,刘培超记得很清楚,因为那天是无锡马拉松开跑的日子,他跑完全马才去的深圳。

只是,让刘培超没想到的是,研发一款小型机械臂,竟比大型机械臂还难。

那个时候,我国还没有做桌面型机械臂的公司。这种高精度的机械臂,在整个上游核心零部件上几乎没有供应链。就算是进口,也都是给大型工业机器人配套的供应链。这意味着,要做出一款小型机械臂,其核心零部件电机、控制器等都得重新研发。

刚开始创业,没有资金,刘培超只能先“牺牲”一部分功能,把样机做出来。

和他并肩作战的,还有几个山大同级校友。白天,他们在各自的城市做本职工作;晚上,则通过网络协作研发样机。从晚上八九点一直捣鼓到凌晨三四点,成为刘培超创业初期的工作常态。

2015年6月,在经历了整整8个月的“地下工作”后,刘培超终于研发出了第一代样机。

这款可以摆上桌面的机械臂,不仅会书法绘画,还会穿针引线。他们把样机放在美国一个众筹网站上,仅用了一个月时间就收到1000多台订单,还众筹到62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40万元)。

“确实是出乎意料!”刘培超告诉直通北交所(ID:tobse666),初战告捷让他信心倍增,也让他看到了机械臂的市场需求。

同年7月,刘培超创办越疆科技,正式开启了自己的创业生涯。

如今回忆起第一款样机的研发经历,刘培超调侃道:“天天熬夜,头发都快掉没了。”他说,那时候还年轻,是热爱和激情支撑着自己一步步走到现在。

02

历史的诡谲之处在于,开创者往往会成为悲催的牺牲者。摸着石头过河,而能顺利达到对岸的,几乎没有几个。

越疆科技作为桌面机械臂的开创者,成了“成功过河”的少数派。

2021年全年,越疆科技的机械臂销量达到1.2万台,业绩同比增长超100%。在此之前,越疆科技的工业机器人已经连续三年(2018-2020年)登顶国产品牌机器人出口量第一。

在全球桌面型机械臂市场,越疆科技的占有率超过70%。也就是说,世界上每卖出10台桌面型机械臂,就有7台出自越疆科技。

让中国机器人走向世界,已经不再是梦想。

对于业绩增长的原因,刘培超告诉直通北交所(ID:tobse666),一是越疆将多款产品同步推向市场;二是行业不断成熟。“加之疫情让部分企业加强了对自动化转型的决心,这些综合因素使得越疆的业绩在2021年迎来爆发。”

事实上,越疆科技在研发上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金钱。

机械臂行业有四大“卡脖子”技术:运动控制、伺服驱动、电机、减速机。伺服是为机械臂提供动力的,减速机用于提高机械臂的动作精确度。这些核心技术多被美国、德国和日本的企业垄断。

中国虽然是世界上第一大机器人应用市场,但高端机器人仍然依赖进口。关键技术“卡脖子”,也是机器人价格昂贵的原因之一。

越疆科技从底层的控制系统开始布局,花了5年时间,才逐步攻克其他三项“卡脖子”技术。如今,越疆科技在机械臂行业已取得1067项知识产权,发明专利超700项,其产品和技术的国产化率达到90%。

官网显示,越疆的机械臂主要分工业级产品和教育级产品。

拿爆款产品“DOBOT魔术师”来说,它不仅能实现3D打印、激光雕刻、写字画画等功能,还可以DIY,自由设定动作。“和真的助手一样,可以语音控制,也可以手势控制......”

看得出来,刘培超对自己的“孩子们”很满意。

由于价格便宜,轻便小巧,DOBOT魔术师在教育领域很受欢迎。清华大学、上海交通大学、西安交大等不少名校,在科研教学中都用到了DOBOT魔术师。

至今,越疆科技已经研发了十余款轻型机械臂产品,品类涵盖桌面型机械臂、SCARA协作四轴、协作六轴等智能机械臂,成为业内首家拥有0.5-16kg负载产品矩阵的企业。

2.png越疆机械臂

 去年10月,越疆发布了国内首款可远程操作的机械臂产品。

据刘培超介绍,这款产品基于5G技术,力反馈精度、视频流畅度等指标都达到了国际领先水平。“我们从2018年就开始研发,花了大概3年的时间。”

刘培超告诉直通北交所(ID:tobse666),国外这样一台设备差不多得100多万元,“我们现在把它降到了20多万元。”

03

一千两百年前,晚唐诗人陆龟蒙写下名句:“越疆必载质,历国将扶危。”

唐朝末年,藩镇割据。举进士不第的陆龟蒙选择归隐,在江浙一带游历山水、体察民情。鲁迅评价他:“看他的小品文并没有忘记天下,正是一塌糊涂的泥塘里的光彩和锋芒。”

千年之后,刘培超以“越疆”为名,一头扎进机械臂细分赛道,希望中国机器人能跨越边界走向世界。

从某种程度来说,专精特新“小巨人”是对刘培超的一种肯定。

2021年7月,越疆科技成功入选国家级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专精特新”企业是指具备专业化、精细化、特色化、新颖化特征的创新型中小企业。而专精特新“小巨人”无疑又是专精特新企业中的佼佼者,按照工信部数据,目前仅有4762家。

它们呈现出“6789”的特点:超六成属于工业基础领域,超七成深耕行业10年以上,超八成居本省份细分市场首位,九成集中在制造业领域。

可以说,它们是细分赛道的“专家”,不仅能够为补足产业基础能力贡献力量,还有助于解决产业链“断点”“堵点”等问题,最终解决“卡脖子”难题。

申请专精特新“小巨人”,刘培超一开始也没有太大底气。

他对直通北交所(ID:tobse666)表示,“因为政策也比较新,我们是一边摸索,一边整理材料,想着如何输出符合‘专精特新’条件的申报材料。”

刘培超举了个例子,“专精特新”对盈利、净利润、研发投入等都有规定。“我们虽然营收好几个亿,但前期在研发上投了很多钱,净利润不是很高。”

后来,刘培超找深圳市工信局说明情况,问题最终得到了解决。

同年8月,越疆科技又成功入选“重点小巨人”企业。“重点小巨人”是在“小巨人”的基础上选拔的,从3900多家“小巨人”中选出600多家,然后给予一定的资金扶持。

对于越疆科技来说,“专精特新”的意义更多在于品牌加持。

“‘专精特新’企业是国家严格筛选出的行业佼佼者,在专业性、创新性等方面都做得比较出众。入选专精特新‘小巨人’,说明越疆在这个行业属于头部企业,当我们开拓市场、谈客户的时候,大家的信任度会更高。”刘培超告诉直通北交所(ID:tobse666)

此外,在融资方面,刘培超也感受到了“真实的好处”。他说,国家对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配套了一些银行方面的融资配资,“相当于开辟了一条绿色通道。”

在机器人行业,“机器人是否会取代人类”的话题始终经久不衰。

在刘培超看来,人与机器是共融的关系。“现在地球上80%的人,还在为物质生活而努力。但当物质获取成本降到非常低,机器人可以帮我们安排好一切时候,人类将进入下一个阶段,即追求更多的精神文明。”

4.png

诗与远方虽然遥远,但值得砥砺前行。

 

如果您还希望阅读更多深度内容,也可以关注直通北交所(ID:tobse666)官方公众号。从这里,一起走进北交所。

版权声明:直通北交所平台上除来源为“原创”的文章外,其余文章均来自所标注的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或来源方所有,且已获得相关授权,本平台不拥有其著作权,亦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本平台中有涉嫌侵权的内容,可联系客服进行举报,一经查实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0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评论区

快来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