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十年私募老炮变身造车新势力 | “专精特新”百家访谈

110
创头条

1643117774(1).png图片来源:博雷顿提供

作者|沉舟 编辑|六耳 来源|直通北交所

“现在创业不提新能源,不提造车新势力,是不是显得有点out了?”一度,不少创业者向直通北交所(ID:tobse666)这样打趣。

时间的钟摆回到2016年11月,在上海闵行区申南路168号,陈方明正在组建一个新的创业团队。在此之前,他的身份是上海易津资本创始人,公司主要投资赛道是新能源、新材料。

在做了近十年的新能源领域投资后,陈方明预感到未来与新能源汽车相关的创业将遍地开花。彼时,他开始萌生亲自下场创业的想法。比起做私募投资,他认为扎进新能源汽车领域创业或许更能深入产业。 

就这样,十年私募老炮变身造车新势力。

-1-

当时,新能源汽车赛道已经聚集了不少选手。

2015年初,何小鹏和夏珩等人在广州发起成立小鹏汽车;2015年7月,李想在北京成立理想汽车;同年,沈晖等人在上海创立威马汽车。

还有诸如特斯拉、比亚迪这样的企业也是赛道之上的实力玩家。大家普遍认为新能源汽车赛道蕴藏一个巨大的机遇,有可能再造一个“苹果”。

2016年,新能源创业开始在全球兴起了一个浪潮。行业也发生了一件大事——突破能源联盟横空出世。这是一个由比尔·盖茨、马云、贝佐斯、穆克什安巴尼、沙特王子阿尔瓦利德本塔拉尔等20位全球商业精英共同参与发起的基金联盟。

这支能源主题基金金额超10亿美元,主要用于投资初创及成长期企业,为全球提供下一代可靠、可负担、零排放的能源、粮食和产品。

一群全球顶尖大佬将目光锁定新能源投资,这预示着赛道的风口即将开启。

除了资金端的涌动,陈方明还向直通北交所(ID:tobse666)分享了这样一个自己看到的故事:

在中国的鄂尔多斯有很多露天煤矿。为了开采这些煤矿,大量的燃油矿卡不分昼夜地工作。这些露天煤矿大多采用宽体矿用车辆运输。这种车辆每公里耗油达4L。如果按每天单台车运行100公里计算,一台车每天需要燃油400L,价值约2500元人民币。

整个鄂尔多斯市大概有4万台宽体矿用车辆,如果全年运行300天的话,将产生近300亿元的燃油费用。

这个能源消耗数据惊人。

由于长期做私募养成的习惯,陈方面恰好也擅于运用统计和数据来审视商业机遇。最终,陈方明没有将目光锁定在新能源乘用车,而是着手做新能源重卡商用车辆及重型工程机械。于是,电动宽体矿卡应运而生。

恰好,鄂尔多斯有着中国最好的光伏基础。如果全面采用光伏或者部分风能作为补充来发电,那么对于实现露天煤矿的电动开采,甚至零碳开采意义巨大。

陈方明曾计算,如果采用光伏能源驱动的电动宽体矿卡进行作业,鄂尔多斯一年可以节约出200多亿元。

-2-

除了矿山以外,这种巨大的能源消耗在港口、码头、钢厂、电厂等传统产业里同样存在。它们都需要一场智能化、电动化的升级。

实际上,西欧很多国家在上世纪80年代就已经非常重视能源开采中的能耗问题。

尤其是德国,企业在矿山作业中需要做到最低能耗。能耗水平甚至成为一个企业能不能获得开采资质的关键指标之一。因为耗能也造成大量温室气体排放和环境污染问题。

当前,人类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关注气候变化。各行各业都在召唤新能源,召唤零碳矿山和零碳园区。 

在看到商业机遇和现实问题后,2016年底,陈方明带领团队成立了一家名为“博雷顿”的公司。他们想做一个聚焦在纯电动工程机械和重卡研发、生产和应用推动的公司,为市场提供新能源智能装备服务。

博雷顿的取名也有一定的寓意。

法国西北部有一种名叫Breton的战马。这种类型的马已经出现了约一千多年。Breton战马温顺易控、聪慧稳健、强壮耐劳、乐于付出,主要被用于军事、农业领域。陈方明以博雷顿为品牌命名,就是希望借此向客户传递出专注、可靠、责任、智慧、环保的品质和精神。

在选定了赛道和确定具体目标之后,陈方明计划从清洁能源生产、无人驾驶、人工智能技术等领域寻找商业机遇。

回看矿山开采,车辆作业中,经常是矿卡空载上坡,重载下坡。

如此,在这样的工作场景下,传统燃油矿卡需要在上山的时消耗大量燃油,下山时也需要强大的刹车系统做减速。这样,对卡车的制动系统会造成极大损耗,在作业中卡车也需要消耗大量的水资源来喷淋散热。

然而,电动车辆可以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因为,电动车在重载下坡回收了较多能量,在理想工况下电动矿卡能节省不少能耗。

这就需要研发人员在保证安全性的前提下,制定尽可能理想的能量回收策略。这需要反复进行研究、调试。

通过长时间的实践,博雷顿的研发人员开发出一套解决方案,能量回收效果超竞争对手30%以上。

-3-

这得益于陈方明及一群拥有“华南理工”基因的创业团队的不懈探索。

华南理工是中国造车江湖里最大的“门派”。这所位于广州的理工类大学在新能源汽车界大名鼎鼎。

坊间有段子称,在2021年11月华南理工大学的返校日上,新能源汽车界一半的大佬都到了。这里面包括小鹏汽车何小鹏、宁德时代曾毓群、威马汽车沈晖、创维集团黄宏生……

何小鹏曾开玩笑:“如果你是华南理工大学毕业的学生,也想要造车的话,只要你在校友群里面吱一声,学长们就已经帮你把供应链搞定了。”

陈方明毕业于华南理工。博雷顿无人驾驶团队的CTO全思博也是毕业于华南理工。在公司主要负责重卡与工程机械从电动化走向无人化。

这个团队为博雷顿提供了起跑的条件。然而,博雷顿离实现创业初心还有一些距离。

一位使用过博雷顿产品的用户曾问陈方明,博雷顿的重卡设备能借力清洁能源吗?

因为,即便像纯电动的重卡装备也依然靠公共电网发电。绿色能源才代表更美好的未来。

这恰好契合博雷顿设定的目标。在创立博雷顿之初,陈方明就曾将新能源纳入计划。

博雷顿希望提供零碳解决方案,于是提出风光储运充系统,为矿山提供清洁、零碳、可持续的能源系统。

在此构想下,博雷顿将风光电力、储能、新能源车辆等技术通过物联网接入云平台进行智慧管理。它还为纯电动矿卡、工程机械等设备提供充电和换电服务,从而实现绿色能源的补给。

2020年,博雷顿入选上海市“专精特新”中小企业;2021年7月,博雷顿再次入选第三批国家级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

对于成为国家级专精特新企业,陈方明有自己的理解。他告诉直通北交所,国家培育“专精特新”企业是为了增强产业链供应链核心竞争力,推动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

“目前在工程机械及新能源重卡领域,中国的生产模式还很粗放。博雷顿有责任也有能力努力突破关键核心技术‘卡脖子’的局面,在力所能及范围内为产业做出贡献。”陈方明表示。

从私募江湖到造车新势力,陈方明的职业生涯正在完成重构。他告诉直通北交所(ID:tobse666),“不着急立flag,先朝专精特新的方向更加努力吧。”

如果您还希望阅读更多深度内容,也可以关注直通北交所(ID:tobse666)官方公众号。从这里,一起走进北交所。

版权声明:直通北交所平台上除来源为“原创”的文章外,其余文章均来自所标注的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或来源方所有,且已获得相关授权,本平台不拥有其著作权,亦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本平台中有涉嫌侵权的内容,可联系客服进行举报,一经查实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1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评论区

快来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