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培育“专精特新” 助力数字经济

82
深圳特区报

微信图片_20220126092805.jpg对制造业中小企业而言,数字化转型是关乎长远发展的“必修课”。图为2021中国智能制造数字化转型峰会现场。深圳特区报记者 杨少昆 摄

正是因为制造业发展逻辑的变化,加快培育一批“专精特新”企业和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显得尤为重要。一方面,加快培育一批“专精特新”企业和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有助于为其他制造业企业树立数字化转型示范,提供数字化转型经验,提高整体产业数字化水平。另一方面,“专精特新”企业和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自身竞争优势突出,以其为核心构建网络结构的企业集群和战略性产业集群,有利于提升产业链韧性,构建共生共荣的数字经济生态系统。

近年来,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技术加速创新,数字经济发展速度之快、辐射范围之广、影响程度之深前所未有,正在成为重组全球要素资源、重塑全球经济结构、改变全球竞争格局的关键力量。1月16日出版的第2期《求是》杂志发表了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文章《不断做强做优做大我国数字经济》。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同产业深度融合,加快培育一批“专精特新”企业和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

一、数字经济时代制造业发展逻辑的变化

弄清培育“专精特新”企业和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的重要意义,必须要先了解数字经济时代制造业发展逻辑的转变。随着数据和数字技术在生产制造环节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数字经济对于制造业的改变逐渐从单一环节到全局整体。

数字经济对制造业发展逻辑的改变主要有三个方面。其一,驱动方式发生转变,从劳动力、资本和土地等要素驱动向数据驱动转变。传统制造业生产要素指的是劳动力、资本和土地,由于土地的特殊性,一般制造业的效率提升靠的是劳动力和资本的有效结合。进入数字经济时代,数据的要素价值得到凸显。其价值体现为:1.生产信息数字化,低成本的数据收集存储工具帮助制造业企业在生产过程中收集大量生产数据,这些数据成为反映当前生产状况以及指导未来生产方式的重要工具;2.生产流程数字化,数字化的生产信息推动制造业流程再造。流程再造是过去数字经济赋能制造业生产最常见的方式。数据指导下的生产更具效率,产品更具优势;3.生产标准数字化,产品特征和生产决策往往依赖数据。生产标准数字化是数据生产要素发挥作用最主要的方式之一,比如鞋服生产,企业拥有的人体形态数据,直接关系到其产品是否适合多数人的需求。除此之外,个性化定制的需求数据反馈以及生产规模决策的市场数据反馈,都是数据在生产标准数字化方面的重要表现。

其二,生产导向发生变化,数字技术赋能制造业发展从以产品为核心逐渐转变为以客户为核心。数据收集、分析、运用以满足用户需求,满足用户体验为主要动力。以客户为核心体现为需求和服务两方面,前者主要得益于数据对于生产的指导作用,帮助企业生产实现需求导向、柔性生产,后者则依赖当前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产品服务突破时间空间限制,覆盖面更广,响应更快。

其三,产业链形式发生转变。企业之间从“产业关联”“地理集聚”等传统连接方式走向“产业生态”“虚拟集聚”的新型连接方式。数字经济时代,制造业产业链从长线型变为群落型,长线型的主要表现为上中下游企业各司其职相互配合,企业分工边界明显,联系较为紧密。数字经济时代,群落型产业链使整个产业形成了一个生产网络,每个企业都是网络结构中的一个节点,相较于传统上中下游的产业链形态,企业之间的联系更加紧密,且较为复杂,产业链位置区分不明显,分工边界模糊。这种结构的企业集群围绕一家核心企业,逐渐向外部延展,核心企业起到引领作用。

正是因为制造业发展逻辑的变化,加快培育一批“专精特新”企业和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显得尤为重要。对制造业中小企业而言,数字化转型已不是“选择题”,而是关乎长远发展的“必修课”。专精特新“小巨人”和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处于数字化转型领军梯队,转型程度较一般企业更深入。一方面,加快培育一批“专精特新”企业和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有助于为其他制造业企业树立数字化转型示范,提供数字化转型经验,提高整体产业数字化水平。另一方面,“专精特新”企业和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自身竞争优势突出,以其为核心构建网络结构的企业集群和战略性产业集群,有利于提升产业链韧性,构建共生共荣的数字经济生态系统。

二、加快培育一批“专精特新”企业和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的关键点

第一,提升数字技术基础研发能力。从教育和激励两个方面着手,教育方面要鼓励校企合作,培养数字技术研究型人才和应用型人才。基于前沿数字技术,设置相关学科和研究院所,加大教育投入,以数字技术人才驱动“专精特新”企业和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发展。激励方面,“专精特新”企业和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要完善数字技术相关科技成果转化收益分配制度,探索更快实现科研成果商品化和产品化的方式方法。基础研发能力的提升既要靠主观自觉,又要有物质激励。在此基础上,立足我国数字技术优势领域,继续发力尖端科技,比如工业机器人、人工智能、区块链、5G 通信技术等制造业关键共性技术,扶持相关企业,推动其向“专精特新”企业和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转型。

第二,重视基础设施建设,数字经济的核心要素是数据,数据资源高效率的生成、记录、收集、存储与使用皆离不开完善与高效的数据基础设施。对于制造业而言,工业互联网是较为重要的智能化基础设施,推进工业互联网建设能够更好发挥企业网络化集群优势,加速数据要素的流动。同时,也要积极稳妥推进数字经济基础设施演进升级,优化5G网络规模化部署,加速空间信息基础设施升级,推进光纤网络扩容提速。

需要注意的是,随着数字经济的发展,高新技术企业的发展对于区位优势的依赖越来越小,传统以地理条件优劣的区位优势开始转变为以比拼营商环境和资本积累的区位优势,地方政府的良好政策,大力扶持成为高新技术企业更青睐的指标。要认识到,当前高新技术企业向东部沿海地区集聚的原因不同于过去是为了临近港口,而是为了东部沿海地区更开放的市场条件以及更亲清的政企关系。2021年,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关于第三批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名单的公示》,深圳累计有169家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数量仅次于北京、上海、宁波排名全国第四,同时,深圳企业在其他省市设立的子公司也入选“小巨人”,备受关注。实际上,“专精特新”企业和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对营商环境更加敏感,各地政府要用好发展窗口期,一是应优化服务,出台专门的政策措施,加强政策的下沉力度,对“专精特新”企业和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开展动态服务。二是加强扶持力度,科学确定补贴额度,在税费上给予适当优惠。当然,对于“专精特新”企业和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的扶持也不能简单停留在物质奖励层面,应当从补贴激励转变为机会激励,通过进一步促进企业间的合作以及加大对外开放和招商引资力度,为企业拓宽经营渠道,这样才能在激发企业科技创新积极性的同时,切实解决企业难题。三是营造宽松的创新环境,要进一步降低相关行业门槛,鼓励企业间的广泛合作,辅助资本市场等提供必要的金融支持,完善数据要素市场、技术要素市场等软基建,鼓励创新,优化创新人才引进机制,不断激发企业创新活力。

(盘和林:工信部信息通信经济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韩至杰: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博士研究生)

(完)

如果您还希望阅读更多深度内容,也可以关注直通北交所(ID:tobse666)官方公众号。从这里,一起走进北交所。

版权声明:直通北交所平台上除来源为“原创”的文章外,其余文章均来自所标注的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或来源方所有,且已获得相关授权,本平台不拥有其著作权,亦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本平台中有涉嫌侵权的内容,可联系客服进行举报,一经查实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0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评论区

快来抢沙发~~